黑格尔简介(“巴黎手稿”笔记本Ⅲ “对黑格尔的辩证法和整个哲学的批判”之“黑格尔体系批判”概论)

黑格尔简介
 
马克思对黑格尔辩证法和整个黑格尔哲学体系的批判分为两个部分。一是概论部分,马克思列举了《精神现象学》的目录并概述了黑格尔“哲学科学全书”(包括《小逻辑》《自然哲学》《精神哲学》)的内容,然后做了总的评价。二是对黑格尔《精神现象学》的最后一章“绝对知识”进行了详细的批判。
今天我们先看第一部分:黑格尔《精神现象学》的目录、黑格尔“哲学全书”的内容以及马克思的批判性评价。
马克思首先列举了《精神现象学》的目录:

详细讲解《精神现象学》,就离题太远了,况且我虽然读过这本书,但并不是专家。这里只需要说明两点:第一,黑格尔的概念同一般的理解不一样,这不是偶然的,而是每个概念都有其特定的含义,最起码不能颠倒其次序。例如,从意识到自我意识,再到理性,就不能颠倒,而黑格尔对“意识”“自我意识”“理性”的理解都跟常人不同,要了解它们的意思,最好看原著,万万不可想当然。第二,即使没有时间读《精神现象学》,记住这些概念的顺序也是必要的(这样你就不会混淆了),而且如果有空闲读原著,也建议自己琢磨一下目录,然后再去细读,你会发现比不琢磨就去读收获要大得多。比如,后面关于绝对知识的章节,就会再现前面的结构(其中“意识”的三个环节是明确点出的)。
当然,如果你自己去读中文版的《精神现象学》(贺麟、王玖兴译,商务印书馆出版),你会发现目录的内容一样,编排略有不同。中文版除“序言”和“导论”外,以下分别是:甲、意识;乙、自我意识;丙(甲)、理性;丙(乙)、精神;丙(丙)、宗教;丙(丁)、绝对知识。英文版(参见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年的版本)大致也是这样,但在丙部分前面有一个总标题:“自由的具体的精神”。
这里不去追究哪种排序更加优越。对于理解“1844年手稿”来说,重要的是知道,马克思之所以把“意识”“自我意识”和“理性”单独作为一部分,是因为它们都相当于黑格尔《精神哲学》中的主观精神部分;“精神”部分相当于客观精神部分;“宗教”和“绝对知识”相当于绝对精神部分(不过,在“精神哲学”中,绝对精神包括“艺术”“宗教”和“绝对知识”,也就是说,多了“艺术”部分)。而这样的结构使得《精神现象学》可以作为黑格尔全部哲学体系的导言部分来读(黑格尔在出版《精神现象学》时,也确实把它当作导言部分,以后成为“哲学全书”的三个部分则分别作为第二、三、四部分,但后来改变了计划,二、三、四部分以《哲学全书》的面目出现),所以马克思把它称为“黑格尔哲学的诞生地和秘密”。
下面是马克思对黑格尔的“哲学全书”框架的勾勒:

在《精神现象学》的“序言”中曾经明确指出:“不仅把真实的东西或真理理解和表述为实体,而且同样理解和表述为主体。”(中文版第10页)这就是著名的“实体即主体”或“绝对即精神”的原则。以后在导读《神圣家族》时我们将会看到,马克思专门论述了黑格尔哲学的三个要素,即斯宾诺莎的实体、费希特的自我意识和黑格尔的绝对精神。这里大家只要把实体理解为整个宇宙,然后把这个宇宙即唯一的实体理解为自我生成、自我认识的主体,而且是一个精神的实体和主体,那么,对于哲学全书的这一段概述就容易理解了。
要之,马克思谈的是他自己对“哲学全书”的理解,可以分为四个部分:
首先是关于哲学全书的总体,马克思认为,一方面,它不过是哲学精神的自我展开或自我对象化,用我们的话说,是“自我生成”;另一方面,它又是哲学精神的自我认识,但是,是在它的对象化即异化过程中的自我认识。注意“即通过抽象方式来理解自身的、异化的世界精神”并不是黑格尔的观点,而是马克思的评价。这里的“抽象”下文一再出现,表明马克思受到费尔巴哈的影响。
其次,“逻辑学是精神的货币,是人和自然界的思辨的、思想的价值”,就是说,它可以通约一切。注意,说逻辑学是“人和自然界的同一切现实的规定性毫不相干地生成的因而是非现实的本质”,这是黑格尔的观点;但说逻辑学“是外化的因而是从自然界和现实的人抽象出来的思维,即抽象思维”,是马克思的评价。
再次,下面的话是在以上评价的基础上对黑格尔的介绍:“这种抽象思维的外在性就是……自然界,就像自然界对这种抽象思维所表现的那样。自然界对抽象思维来说是外在的,是抽象思维的自我丧失;而抽象思维也是外在地把自然界作为抽象的思想来理解,然而是作为外化的抽象思维来理解。”
最后,关于精神哲学,前面(“精神,这个回到自己的诞生地的思维,在它终于发现自己和肯定自己是绝对知识因而是绝对的即抽象的精神之前,在它获得自己的自觉的、与自身相符合的存在之前,它作为人类学的、现象学的、心理学的、伦理的、艺术的、宗教的精神,总还不是自身”)是马克思的理解,最后一句话(“因为它的现实存在是抽象”)是他的评价。
总体上看,马克思是从费尔巴哈的角度理解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和全部哲学的,即:黑格尔认为是具体的地方,费尔巴哈则认为是“抽象”;但与费尔巴哈不同,马克思在批评黑格尔的异化学说和异化扬弃学说时,不仅指出了黑格尔的“抽象”理解,而且点明了其中的积极因素,即否定的辩证法。
马克思认为“黑格尔有双重错误”:

因此,第一个错误就是黑格尔的唯心主义:正像他把整个宇宙理解为精神实体一样,他也把整个宇宙理解为精神主体。通俗地说,正像每个人有一个“我”一样,宇宙也有一个“我”,而且这个“我”还是精神主体,至于肉体本能,那只不过是精神之“我”的异化,因而必须被扬弃。因此,当我们讲到财富和国家权力时,大家都知道指的是我们之外的客观的财富和客观的国家权力,它们不依我们的意识和意志为转移;可是对于黑格尔来说,当他讲到财富和国家权力时,它是从其思想本质来说的,或者说,黑格尔讲的其实是财富的思想和国家权力的思想。黑格尔这样做当然有他的道理,因为当我们讲到财富或国家权力时,我们每个人所指的虽然都是在我们之外的客观的东西,但心里想的却是财富和国家权力在我们心中显现的面貌,用黑格尔的话说,那还只是精神现象学“意识”层面的东西。尽管财富的存在和国家权力的存在不依赖于我们,但对它们的认识却依赖于我们,而我们常常把自己的认识混同于客观存在本身。无论如何,我们虽然常常混淆外部世界和我们对外部世界的认识,武断地以自己的认识作为外部世界的标准,但至少我们承认二者有区别。问题是,黑格尔把整个宇宙视为绝对精神,那么我们在他看来也就不过是绝对精神的组成部分(绝对精神的“环节”),因此我们认为的客观存在对于绝对精神来说是无所谓“客观性”的;这是因为,我们讲的客观性是在我们之外,不依赖于我们,可是宇宙没有“外”,它是唯一的实体,一切都在它之“内”,因此,正如人的表象必须上升为概念(在这之前是黑格尔逻辑学中“存在论”中的是,或“本质论”中的所是)一样,“整个运动是以绝对知识结束的”。至于“这些对象从中异化出来的并以现实性自居而与之相对立的,恰恰是抽象的思维”,这又是马克思的评价,因为把黑格尔打死,他也不会承认思维是“抽象”的(在黑格尔那里,“抽象”的意思是没有规定、没有内容,不是指非肉体的、非物质的)。如果说资本家是资本的人格化,那么,哲学家就是哲学思维的人格化,马克思称为“异化的人的抽象形象”;马克思认为哲学家“把自己变成异化的世界的尺度”。因此,外化和外化的消除,对哲学家来说,就不是异化劳动和异化劳动的消除,即不是人的肉体活动的异化及其消除,而是意识和自我意识(自在和自为、客体和主体)的对立的消除。黑格尔所谓异化,并不是感性现实同自身的异化,而是抽象的思维同感性的现实或现实的感性在思想本身范围内的对立(因为整个宇宙就是个思想存在物)。其他对立不过是意识和自我意识(自在和自为、客体和主体)对立的表现(外观、外壳、公开形式)。马克思评价说:“在这里,不是人的本质以非人的方式在同自身的对立中的对象化,而是人的本质以不同于抽象思维的方式在同抽象思维的对立中的对象化,被当作异化的被设定的和应该扬弃的本质。”也就是说,在黑格尔看来,不是肉体的自我反对、自相矛盾应被扬弃,而是肉体本身应被扬弃。
下面是黑格尔的第二个错误(极长的一段,这里不插图了)。马克思指出:由于异化被当作精神外化为物质(在黑格尔看来物质不过是虚假的精神),因此扬弃异化也就是扬弃物质、扬弃肉体。在黑格尔看来,占有对象并不是通过肉体的方式占有物质对象,而是“在意识中、在纯思维中”即在马克思所说的“抽象”中实现的占有,“是对作为思想和思想运动的对象的占有”。这样一来,第一,《精神现象学》尽管有一个完全否定的和批判的外表,因为一切概念都被澄清了界限、划定了范围,安置在自己的位置上;但实际上,黑格尔的批判只是思想批判(理论的批判),而不是物质批判(武器的批判)。就是说,当黑格尔批判“现实”时,他批判的其实是“现实”的概念,即理性的现实或现实的理性。他不敢把矛头指向真正的现实、感性的现实(否则早像费尔巴哈那样被解雇了)。当然,马克思也肯定,黑格尔在保守的外表下,也偷偷地塞进了批判的火种。第二,对于“要求把对象世界归还给人……这种对人的本质力量的占有或对这一过程的理解”,黑格尔把它理解把感性、宗教、国家权力中的精神归还给(或“返回到”)绝对。因为在我们看来的“自然界的人性和历史所创造的自然界”(参见“社会主义的人”部分),对于黑格尔来说,不过是绝对精神的自我生成中的产品。当然,马克思也肯定,黑格尔以“隐蔽的、自身还不清楚的、神秘化的”方式,紧紧抓住人的异化不放,所以“它潜在地包含着批判的一切要素,而且这些要素往往已经在远远超过黑格尔观点的方式准备好和加过工了”。马克思还列举了《精神现象学》中的一些章节作为例子证明这一点。
总之,马克思认为,实体与主体的关系,或客体与主体的关系,在黑格尔那里是以“意识和自我意识的关系”的面貌出现的。这就是为什么虽然马克思的排序把意识、自我意识和理性放在一起,其他各自独立,而黑格尔却把意识、自我意识作为两大部分,其余环节作为第三大部分的各个分部分(参见我前面关于《精神现象学》的中文版和英文版目录的介绍)的原因之所在。这就意味着,正如费尔巴哈所指出的那样,黑格尔的辩证法是绝对精神同它自身的对话,而不是“我与你的对话”。
下面马克思对黑格尔《精神现象学》的积极成果即辩证法做了评价:

这段话表明,马克思认为他关于“私有财产和异化劳动”的那一篇,才是黑格尔的辩证法的现实含义。难怪有人说,黑格尔是隐藏起来的共产主义者(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的“私有财产和共产主义”篇的意义上),而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学说不过是公开了的黑格尔辩证法。
值得注意的是,马克思把辩证法理解为“作为推动原则和创造原则的否定性”,这同传统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教科书极为不同(如果不说完全相反的话)。可能有人又会高喊“这不成熟!”了。但马克思在《资本论》德文第二版的跋中同样把辩证法界定为“对现存事物的否定的理解即必然灭亡的理解”。可笑的是有人总以马克思“从现实出发”为名,不是把“现实”理解为走向灭亡的现实,而是理解为永恒的现实。相反,对于马克思所说的那个社会的“恒久的现实”,则当作“乌托邦”横加指责。
下面是马克思对《精神现象学》的最后一章即“绝对知识”章的批判。由于这一章高度抽象,连专家都经常搞不清,哪是马克思的观点,哪是黑格尔的观点,经常误把两者混淆,因此为了便于大家把握,我们的导读将略微详细一些,可能要分多次才能结束任务。
 

黑格尔简介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