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尽可夫什么意思(人,尽可夫)

人尽可夫什么意思

人尽可夫,好像不用解释的一个成语,直指一个女人的不贞洁、不道德与淫乱。
其实这是个春秋时期的古老典故,出自《左传》的“桓公十五年”,故事就发生在我的老家郑国,很短一段文字,录在这里: 
   祭仲专,郑伯患之,使其婿雍纠杀之。将享诸郊。雍姬知之,谓其母曰:“父与夫孰亲?”其母曰:“人尽夫也,父一而已,胡可比也?”遂告祭仲曰:“雍氏舍其室而将享子于郊,吾惑之,以告。”祭仲杀雍纠,尸诸周氏之汪。公载以出,曰:“谋及妇人,宜其死也。”夏,厉公出奔蔡。
故事是说郑厉公因大臣祭仲擅权,既害怕又不满,就暗中派祭仲的女婿雍纠去杀祭仲。结果被祭仲的女儿,也就是雍纠的老婆雍姬预先得知。(当然,这个女子并非名叫雍姬,而是没有留下名字,所以称为“雍纠之姬”的雍姬。)
丈夫要杀自己的父亲,自然让这位雍姬非常矛盾痛苦。于是去问母亲:“父亲与丈夫哪一个更亲啊?”
这位母亲的回答简单干脆又利索:“人尽夫也,父一而已,胡可比也?”这简直不用翻译的,就是说:任何男子,都可能成为女儿你的丈夫,可你的父亲却只有一个,怎么能够相比呢?
于是呢,雍姬便将丈夫的谋划告诉了父亲祭仲。于是呢,雍纠被杀,郑厉公逃离郑国。
我蛮喜欢这个典故,是因为在古代的男权社会,有权势的男子很容易把女子当成衣服,既可以置办一件又一件,也可以弃之如敝屣,但却要求女子忠贞不二,只能当节妇不能三心二意,否则便是淫妇。
在男人们堂而皇之发出“妻子如衣服、兄弟如手足”的声音之后,我很欣慰从故纸堆里也听到了女人的声音,就是“人尽可夫”,不再是衣服一般的附庸,有点彼此对等的痛快。
当然,许多年的烟尘过去,“人尽可夫”早不是左传故事里母亲劝诫女儿的原意,反而成了一个男人辱骂女人的恶毒词汇。
但在这些年,当“节妇”“淫妇”都称为陈年词汇离我们远去之时,我渐渐又觉得,“人尽可夫”是一个不错的词。
张爱玲有篇写父女畸恋的小说《心经》,写两个二十岁的同学小姐妹:小寒和绫卿,小寒爱自己的父亲而不愿交男友,而这个父亲为了转移对女儿的不伦恋,反而出轨了与女儿长相类似的绫卿。其中一个情节是深夜里小寒和绫卿走楼梯时议论某男同学的对话,家境不好且面临逼婚压力的绫卿对闺蜜小寒说的话后来成为张爱玲小说中“惊世骇俗”的一句。
   小寒道:“哦?你觉得他这么有吸引力么?” 
   绫卿道:“我倒不是单单指着他说。任何人……当然这‘人’字是代表某一阶级与年龄范围内的未婚者……在这范围内,我是‘人尽可夫’的!”
很多人根据这个情节骂作者张爱玲是“人尽可夫”。当然,也有很多爱张的人说,现在那些城市公园里“相亲角”,拿着户籍、学历、年龄、收入等等条件的征婚不正是小说中的这句话?只要条件适合,便人尽可夫,或人尽可妻。至于那些交友软件或一夜情之类就更不用说了。
其实,就张爱玲来说,年轻时跟胡兰成热恋时,那也是和很多年轻初恋的冲动一样,动不动就“非君不嫁”“非卿不娶”。经历了男人的背叛和自身的成长后,尤其是到美国后为了拿到“绿卡”而匆忙嫁给了赖雅,这时候的张爱玲倒确实有点某个范围内便“人尽可夫”的意思。
这种变化,是成长,也是无奈。“非君不嫁”固然天真幼稚甚至难有善终,历尽沧桑后的“人尽可夫”却圆融通达甚至大多圆满幸福。当然,明明可以“人尽可夫”但却偏偏“非君不嫁”也是大有其人的。——我见过不少在爱情里迷失自己被男人牵着走的女孩子,就如同年轻时的张爱玲,见了胡兰成就变得卑微,卑微到了尘埃里,却连尘埃里也开出了欢喜的花。在彼时彼刻,我相信这种卑微是极幸福的,因为有男人的爱作为回报。但后来,胡兰成一边到处眠花宿柳,一边拿大才女张爱玲曾经对自己的卑微到处炫耀,这就很不是味道了。
我年轻时极喜欢张爱玲那尘埃里卑微的花,现在想想,尘埃里的花蒙尘受污,就算有一时的欢喜也必定短暂。还是当一棵风雨阳光下的草木更好,哪怕无花无果,至少宁定自在岁月静好。
我会觉得,女人通往心灵自由之境大约需要几个阶段。“非君不嫁”或是任性的初级阶段,因为幸福仰赖于人家娶不娶你;“人尽可夫”或是圆融的中级阶段,因为嫁不嫁的主动权在自己手中,不执着、不强求,也会少很多期许,说不定收获更多。而高级阶段,应该是既可享受婚姻的相濡以沫恩爱白头,也可享受独身的自由孤独潇洒自在。毕竟,无论身处围城内外,幸福永远只能靠自己。
当然,如果反过来看,男子亦然。
古代男性文人老是拿女子企盼男人垂青来比喻自己苛求君王的欣赏恩遇。男人壮志难酬,好像比绝色美女嫁不出去还难受。所以我喜欢张九龄的一句诗:
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人,尽可以为夫。当然,也可以不要这个夫。

走在成为自己的路上
盛夏的果实
西藏历史上的公主们

人尽可夫什么意思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