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工之爱情(《劳工之爱情》:既看不到劳工,事实上也没有爱情)

劳工之爱情

看电影,对于我们来说是家常便饭。
周末得空在购票平台买张票,就可以跑去电影院享受一个多小时的电影时光了。

喜欢的电影上映错过了也没关系,因为很快它们就能出现在各大视频平台的推荐位上。
上班地铁的零碎时间,午饭后的休息间隙,晚上的娱乐时光,都能在手机看个小电影。
全球化的趋势,更是让国内普通观众的观影范围扩大到全世界,涉猎不同国家的电影。
互联网的发达,数字资源的强大,视频平台的层出不穷,不愁看不到最新最热的电影。

经典电影也可以反复咀嚼。
阉割的电影在网上也从不缺完整版资源。
只要这部电影存在,即便再难得,广大网友的分享美德总是不会让用心寻找的你失望。
所有的电影认知、电影审美,甚至电影创作,最根本都是来源于对电影的直接观看。

没看过电影的人谈电影,都是耍流氓。
但如果这部电影已经不存于世了呢?
那你只能根据已有的事实推测部分的电影样貌,让自己尽量说得不那么耍流氓。
对于从小就享受着互联网便利的我们来说,电影是随处可见的事物,甚至有点泛滥。
也因如此,多数人几乎从来都不会觉得,电影资源是一种多么珍贵的东西。

假设有一天,因为战争或政治专制等各种因素,人类很多文化财富包括电影都消失了。
你跟你的孩子说起,过去有个叫电影的东西,曾创造了多么美妙多么不可思议的世界。
你的孩子则在旁边或懵逼,或敷衍,或怀疑,只当你是沉浸在中年人专属的吹牛时间。

那时,你就会不由感慨,要是电影还在该多好,哪怕一部经典电影保存下来也好。
但早期的中国,却没有这样的保存意识。

1905年,中国电影诞生。
截至1930年底,中国电影已经走过了25个年头,国产影片的数量已多达590余部。
但它们的拷贝绝大部分都已丢失。
目前普通观众能看到的,只有完整保存下来且出版了光盘的6部影片。
《劳工之爱情》《一串珍珠》《西厢记》《情海重吻》《雪中孤雏》《儿子英雄》。

《西厢记》剧照,1927年
而这6部还不是中国早期电影的代表作。
纵观西方电影,从1895年最早的不到一分钟的《工厂大门》,到1923年长达五个小时的《车轮》,如今依旧能很容易就看到。

《工厂大门》剧照,1895年
当然,中国早期电影留下来的不多,一定程度上与当时的政治环境和硬性条件相关。
但更主要的是,那时人们还不把电影当回事。
中国第一部完整保存到今天的电影是:1922年的《劳工之爱情》,又名《掷果缘》。
时长只有22分钟。

《劳工之爱情》海报,1922年
一个木匠出身,却改行卖起水果的上海街头小贩,看上了对面穷医生的女儿。
一街之隔,两人没事就眉来眼去。
男的抛去一个苹果,女的报之贴身手帕,长期接触下来,不互生爱意都难。
很快,两人见面眼神暧昧时,木匠趁机对医生女儿直抒情意:“你可以同我结婚吗?”

《劳工之爱情》剧照
一句话,简单粗暴有效。
但子女婚事讲究父母之命。
木匠登门提亲,但遭拒绝,医生提出只有让诊所生意好起来,他才会把女儿嫁给他。
木匠晚上正为这事苦恼时,楼上俱乐部一群赌徒的骚乱更是吵得让他难以入眠。

突然,他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
他利用自己的木匠技能,将通往俱乐部的楼梯施以手脚,扳动机关就能让楼梯变成滑梯。
果不其然,这个楼梯摔伤了许多出入俱乐部的赌徒们,他们纷纷到穷医生那治疗。

如医生所愿,诊所生意开始兴隆起来,当下就履行诺言答应把女儿嫁给木匠。

《劳工之爱情》是一部滑稽喜剧短片。
一群小孩大闹水果店;赌徒追逐打斗,洋相进出;木匠英雄救美,将无赖推入水锅;木匠制造机关楼梯,引发众人连连滑倒;

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这些零散的堪称有趣的喜剧片段,实际上并不好笑。
不过是一场无赖的闹剧罢了。
所谓的整体喜剧性或观影快感,仅仅是依赖一些皮毛噱头,很容易就陷入自嗨困境。
它的产生很大程度上是受了美国喜剧的影响。
疯狂的追逐、打斗、扔蛋糕、脚踢屁股等等都是启斯东“闹剧片”一系列的经典噱头 。
“打闹”形态的借鉴可谓是最为直接和单纯的。

在叙事上,《劳工之爱情》与哈罗德·劳埃德1921年的喜剧《永不软弱》前半段相似。
后者是罗克因迷恋骨科大夫的秘书,为使女子免受解雇,他绞尽脑汁使医生生意好起来。
两部电影都讲述了青年男子为了得到爱情,不择手段,以自己所谓的小智小慧,损人利己,以达到拥得美人归目的的故事 。
虽说情节如出一辙,但效果却完全不一样。

《永不软弱》剧照,1921年
美国上世纪20年代,是维多利亚风格时代向现代化转型的时期,传统道德已经解体。
以物质崇拜、实用主义、个人主义为核心的新思潮,正在这个国家流行风靡。
几乎所有美国电影,都开始按中产阶级口味制作,鼓励物质、欲望和成功的中产哲学。
(当然,卓别林的电影除外。)

而哈罗德· 劳埃德的喜剧,便是在这一市民文化兴起的语境中诞生的。

哈罗德·劳埃德的喜剧剧照
它与美国资本主义的节奏是同步的。
当你看这些影片时,并不会觉得有啥不妥。
而那时的中国市民社会,刚从封建的大清王朝走出,传统伦理和道德根基甚深。

资本主义和个人主义还尚不发达。
直接将美国的电影娱乐模式搬过来,在中国社会的文化语境中,这无疑是行不通的。 

在《劳工之爱情》中,美国喜剧风格的本土化显然是尴尬的,甚至在道德上也颇有争议。
虽说喜剧只为博人一笑,不必太深究。
但娱乐和道德诉求失衡时,往往让人反感。

为了响应当时新文化运动刚登上政治舞台的无产阶级 ,影片名特地含了“劳工”二字。
但事实上他们都是自由经济中的个体业主。
虽说片名强调了“爱情”,但影片的主体部分却不是木匠与穷医生女儿的感情纠葛。
而是更多讲述了木匠是如何迎合穷医生嫁女的经济条件,从而达到他的婚姻目的。
这哪是爱情,明明是赤裸裸的爱情买卖。

即便是两人所谓的爱情戏码,也不过是眉来眼去,木匠被演绎得像一个猥琐青年。 
木匠为了满足准丈人的要求,秉行的行为准则是:“只要医生会发财,哪管他们的死活。”     

当众人因滑梯受伤后,木匠更是高兴地直拍大腿,躲在楼梯后笑,不见有任何道德不安。 
前面, 医生女儿遭无赖调戏后,木匠采取的的是以更强势的恶来加以制服。                                     
木匠将堂倌推倒在开水灶锅,还舀开水浇在他身上,场景几近暴力展示。

背后隐含的是“成功就是硬道理”的美国中产哲学,但在中国语境中,是没有代入感的。
于是,为了增加木匠伤人的道德正当性,影片特地将那些人设定为打架扰民的赌徒和无赖。

木匠俨然一副正义战胜邪恶的样子,成了影片鼓励和提倡的正面形象。
有一种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赶脚。
在我看来,木匠更像没有道德的市井流氓。  
而穷医生,已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知识者, 在影片中成为庸俗小市民的精神同类。
当木匠求婚,他的逻辑更是令人瞠目结舌:“你能使我生意发达,我把女儿嫁给你。” 

而木匠通过歪门邪道拉来生意后,穷医生马上就认其为合格女婿,露出满意的笑容。
而女儿的态度则是同谋者的欣赏和迎合。
果然是物以类聚,挺绝配的一家子。

总之,在《劳工之爱情》中,我们既看不到劳工,也看不到所谓的爱情。
看到的只是惟利是图的实用主义的市侩文化。

虽说《劳工之爱情》的价值取向令人不敢苟同,但许多电影语言技巧却是值得发扬的。
这得说到它的制作方:明星影片公司。
可以说,它是中国早期电影的老大哥了。

它成立于1922年3月,由张石川、郑正秋、郑鹧鸪、周剑云、任矜萍等人创办。
“明星”公司是中国电影史上第一家历时悠久、影响深广的股份制电影企业。
集影片制作、宣传、发行和电影教育于一体。
不再像之前的电影公司只是小打小闹,投机拍个电影,捞个小财就消失在大众视野中。

明星影片股份有限公司
张石川和郑正秋,相信大家都很熟悉。
如果说,他们合作为“亚细亚”公司拍摄的《庄子试妻》,是彼此电影创作的初体验。
那么,“明星”公司便是他们准备在电影界干一番大事业的决心与见证。
在创作上,张石川向来注重商业性和娱乐性,早期为“明星”公司拍摄了系列喜剧打闹片。
《劳工之爱情》便是其一。
由郑正秋编剧,张石川导演。

郑正秋善于结构故事,在影片中,注意从生活出发,让观众有了更多的现实感受。
水果摊、医馆、茶馆等都有现实的影子。
虽有道德争议,但一定程度上,影片也传达出了封建婚姻争取自由恋爱的新思想。
超出了当时清一色鸳鸯蝴蝶派式的言情片。
PS:郑正秋还在影片有不少戏份噢!那个穷医生就是他扮演的,意外吧~
而张石川也在过去的拍片中提高了导演能力。

影片在画面分切、景别变化、平行镜头、主观镜头和特技摄影方面,都做了很好的尝试。
在创造银幕时空,冲破舞台限制上有了突破。
虽说每个场景依旧相对独立和封闭,但创作者已懂得通过物件摆设,来加大场景纵深感。
如祝家医馆,前景是两张桌子,后景是对联匾额,很好地避免了舞台的平面化。

同时通过人物运动来达到纵深调度。
如茶馆里有人从后景走到前景为客人泡茶,俱乐部里有人从后景的大门出入。
《劳工之爱情》在镜头的运用和组接上,更是表现出电影语言的进步性。
全片130多个镜头,虽说摄影机是固定不变的,没有移动摄影、摇镜头、推拉镜头等。
但不同镜头出现了丰富的景别变化。
不再局限于舞台乐队指挥中心的全景视角。

既有完整表现环境的全景镜头,也有表现对话的中景镜头,还有人物的特写镜头。
破天荒的,影片还多次出现主观镜头和叠印手法的组合,来表现人物的感觉和心理活动。
如木匠戴上眼镜后,导演采用了主观镜头的方式,以木匠的视角展现了他看到的模糊世界。

而在木匠晚上闻着心爱人的手帕想入非非时,镜头叠印出木匠脑海中浮现的亲密画面。
这些电影化手段都是属于好的典范。

本文图片全部来自网络

往期精彩:
《红粉骷髅》:中国第一部用女色和恐怖取胜的侦探片
《海誓》:但杜宇开启了爱情片的先声
《阎瑞生》:谋财害命案百年后成了姜文电影的戏谑对象
“商务”影戏部:梅兰芳电影的启蒙之地
《黑籍冤魂》:他被父亲诱逼吸鸦片,从此踏上不归路
《庄子试妻》:戏说庄子的典故成了香港第一部故事片
《难夫难妻》:一种维持了几千年却从不谈爱情的婚姻
这部堪称始祖的中国电影,可惜再也看不到了

点击“阅读原文”,可看《劳工之爱情》
↓↓↓

劳工之爱情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