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而复得的《芸斋书简》

爱书人都有失书的经历,有的因朝代更迭或政治运动,藏书被抄;有的因社会动乱,焚于战火;有的则是被人借阅,隐匿不还。前两种是爱书人的无奈,后一种最使爱书人讨厌。清末民初,大藏书家、出版家叶德辉在书房里贴上了“书与老婆概不外借”的字条,一直被藏书人沿用。
本文所说的“失书”却不是以上三种原因,失而复得,是多年前送出去的一套书,又被受赠人送了回来。
本世纪之初,是我淘书兴趣最高的时候,每到周末,便去济南中山公园去淘书,当时中山公园是济南最大的旧书市场,有数百家旧书摊和旧书店。都次都有上百册的收获。
我特别偏爱山东画报版书籍。一家出版社品位的高低,取决于社长,山东画报出版社尽管成立较晚,在王稼明主政期间出版了大量的好书,以致成为闻名全国的出版社。关于孙犁先生的书,山东画报出版社出了很多,《书衣文录》《芸斋书简》《耕堂劫后十种》等等,只要我见到的都收入囊中。
《芸斋书简》分上下两册,山东画报出版社,一九九八年六月出版。该书由王稼明先生亲任责任编辑,蔡立国先生负责装帧设计。书中收录了孙犁先生写给友人的596封书信,岁月跨过了50年。孙犁先生说:“书信虽系小道,但在感情传递上,有其直接平易的优势,非一般文学作品所能及。古今中外,重视书简,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些信,以平实凝练的语言,直抒胸臆,表达出孙犁对文学与人生的独特见解,和他自己的生活经历,堪称超越文体、富于教益的美文。
书信和日记最能反映一位作家的真是生活,淘到《芸斋书简》后,便认真拜读。突然发现其中有一封是写给王兆新老师的信,不禁大喜。兆新老师是诗人,与很多文化名人都有交往。也创作了大量的笔记小说,作品散见于全国各大文学名刊。兆新老师可以说是我文学道路上的领路人,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在一家中学工作,开始写作。当时,他在新汶县文化馆负责文学创作,我的第一篇变成铅字的短文就是发表在他主编的《百花》文学小报。后来,他多次邀请我参加县里的文学创作会议,在他的激励下,我一步步走向文学之路。他后来调到泰安市文化局戏曲研究室工作。
看到孙犁先生给兆新老师的信后,就给兆新老师打电话。他跑遍了泰安所有的书店也没买到《芸斋书简》。我便专程去泰安,把《芸斋书简》送到兆新老师的府上。
时隔近二十年时间,兆新老师让人把这两本《芸斋书简》给我捎了回来。他在一张名信片上写道:
郭伟,你好!
将此书物归原主,乃吾多年之心愿也。你赠书之后不久,吾便又获得另外两册。故有如此想法。知道你生活幸福,事业有成,吾甚为高兴。顺颂
文祺!
王兆新 3月24日
知道你收藏不少名人信札,我也有一部分,特附上,以供凑趣。又及。
兆新老师随书捎来了《王兆新收藏信札一束》《王兆新主要文学作品目录(1972—2011)》,他所藏名人给写给他的信札中,有季羡林三通,孙犁一通,臧克家一通,严文井两通,贺敬之一通,汪曾祺一通……还有大量的名人给他的信札。
爱书人相互赠书,是文人之交的一种雅事,很正常的一件小事,兆新老师却时时记在心上,千方百计买到了这套书,把原书归还给我,这才心安。由此可说明兆新老师的生活态度。
《芸斋书简》寄居王老师的书房近二十年,又回到了秋缘斋。尤似游学归来,愈发弥足珍贵了。
二〇一九年五月十四日于琅嬛书院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会给您带来更多精彩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