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连载【 瑶琴漫游记●第四十四章】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吧
书单推荐”
《瑶琴漫游记》
-作者:若水-
第四十四章 追踪谍影敌友难辨
腊月的冬夜,刮着西北风,刺骨的冷。天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孙玉琰按照经验估计,最近两天说不定就会下雪了。
为了不惊扰别人,孙玉琰没拿火把。反正他从小在寨子里长大,加上这几年镇守本地,他对家乡的一草一木,一土一石,都十分清楚。就是闭着眼,他也能在寨子里转个来回。
南岗地势高,种庄稼不保垧,孙家从大善人孙季山的爷爷辈儿就开始把坟地修在了这里。逢年过节,孙家人都会拿上祭品来祭拜,以祈求祖先荫佑后代昌隆。孙玉琰从很小就跟着父亲来这里祭拜。这儿是孙家人最敬仰的地方。一般情况下,外人和妇女是不让来这里的。自从长工挖出骨笛,孙家人更是把这片岗地当成了风水宝地,时刻派人留意着。读了多年书的孙玉琰更清楚,这里也许有古代墓葬群,或者会有重大考古发现也未可知。所以他把那只骨笛送给了自己的老师兼长官的顶头上司,希望能得到国民政府的重视。
孙玉琰一边摸黑向南走,一边想着心事。在离墓地十几米远的地方,他隐约听到一阵有节律的声音。他放轻脚步,把枪从腰间拔出来,子弹上膛,警觉的向声音发出的方向搜寻。
孙玉琰小心翼翼的向前挪动着步子,声音越来越近了,他模模糊糊的看见坟地旁边有两个黑衣人。一个黑衣人手里拿着一根长长的杆子,在一下一下的向地底下夯着。
“不许动,举起手来!”孙玉琰迅速的来了一个扫堂腿,把拿杆子的人绊倒,又飞起一脚踢向站在一边的那个黑衣人。
“孙连长,莫开枪,自己人!”只听被踢倒的黑衣人急忙说。
听到黑衣人说自己人,孙玉琰一时没反应过来,冷不丁看到从另外不同的地方飞出两个人影,一个黑影一个白影。
“你们起来,快去追那个黑影!”孙玉琰顾不得多想,当机立断,吩咐那两个自称是自己人的黑衣人,然后自己健步如飞的向白影追去。
孙玉琰远远望着这个白影,觉得背影似乎有点眼熟,一时又说不清楚,于是他大声说:“朋友,请留步。”谁知那影子听了,跑得更快了。
“站住,再不站住我就开枪了。”孙玉琰再次发出警告。
前面的白影突然停下脚,待孙玉琰快要接近时,突然扬起手,一道寒光向孙玉琰飞来。孙玉琰急忙躲闪,顺势开了一枪。
寒光划过孙玉琰的左臂,只听一声衣服划破的声音,孙玉琰感到左臂一阵刺骨的疼,他知道自己受伤了。
就在孙玉琰一愣神的当儿,白影又随手扬起一把尘土,孙玉琰赶紧用右臂遮挡了一下眼睛。再抬头看时,白影已经无影无踪了。
这时,在别的地方巡逻的老龙头儿孙宝山,听到了枪声,迅速的带着人,拿着火把赶了过来。“琰儿,有什么情况?”大伯关心的问。
“大伯,有人盗墓。”孙玉琰忍着疼,简单的回答:“大伯,您带人到坟地去看看。我再去追查一下。”孙玉琰说着,向黑影逃跑的方向追去。
“阿旺,你带两个人跟着大少爷,忠叔,我看琰儿受伤了,你去请寨子里的老中医,拿金疮药过来。”。老龙头儿沉着的吩咐一番。
孙玉琰追出没多远,迎面走过来那两个自称自己人的黑衣人,只听他们互相埋怨着,来到跟前。
“孙连长,那个盗墓贼不见了。我们跟丢了。都怪老邢,腿脚不利索。”高个黑衣人说。
“老张,你比我高半头,肯定比我跑得快了,可是你也没抓住他呀!”被叫老邢的人狡辩说:“哎呀!孙连长,你受伤了!咱们别追了,快回去包扎一下吧!”
孙玉琰只好停下来,转身问高个黑衣人:“请问二位,你们是?”
“我们是经你的老师王长官介绍来的。听他说,你转给他一支古老的骨笛。王长官就上报了蒋委员长,蒋委员长让考古专家看了,都觉得那骨笛不简单。不单有七个孔,还能吹奏出完整的音乐,更妙的是,它的第七个孔,是并排两个孔,说明它还可以调节音节,这让很多专家都很感兴趣。现在日本人正盛,怕他们搞破坏。所以上面秘密派了我们先来,用探杠探探地底下的土层,拿一些土和地底下的谷物一类的东西回去研究。”高个黑衣人老张解释说,“来时王长官交待了,如果我们被你们发现,再让我们告诉你实情,免得误会,伤了和气。我这儿还有上面的密令,如果孙连长不相信,我可以拿给你看。”
“听你这一说,再加上今晚这情况,我估摸着骨笛的消息已经泄露出去了。我估计那两个不是日本人就是共产党的人,或者他们不是一伙的,一个是日本人一个是共党。”孙玉琰听了老张的解释,沉思着说,“看来我的担忧没错,那只骨笛要给孙家寨招来大祸了!”
“孙连长,等发现宝藏你奇功一件,怎么会有大祸呢?”老邢不解的问。
“一时也说不清楚,我有不祥的预感。我明天要回许昌城,去见王长官,你们和我一块去吧。”孙玉琰拿定主意,立马转身向家里走。
“大少爷,您可回来了,老郎中在等着您呢,快进去看看伤着骨头没有!”大老远,孙玉琰就见忠叔拿着火把在门口迎他。一看到孙玉琰,忠叔心疼的说。
“忠叔,没事儿的,我估计没伤着骨头。”孙玉琰不在乎的说:“外皮儿伤,不碍事。”
“琰儿,你没事吧?”父亲孙季山从堂屋走出来,急切的问:“快进去让郎中瞧瞧。”
“爹,您让忠叔给这两位老哥安顿住下,明早我带他们回许昌。”孙玉琰一边走进堂屋,一边对父亲交待:“他们是上面派来的,明天我带他们回许昌复命。”
“老先生,您快看看琰儿的胳膊,有没有伤着骨头。”孙季山随着儿子走进堂屋,吩咐早在等候的老中医给儿子看伤。
借着屋里的灯光,孙玉琰才看到自己的左臂衣袖被利器划了长长的一道口子,鲜血已经把袖子染红了。孙玉琰放下手中的枪,解开衣扣,小心翼翼的脱掉左衣袖。只见白白的胳膊上,有一个小孩嘴巴一样的口子,鲜血不断的向外淌。
老郎中一看,庆幸的说:“大少爷,幸亏没伤着骨头,要不这大冷的天,伤口长的很慢。幸亏是冬天,衣服穿的厚,才没伤着骨头。万幸啊!您放心,九爷,我的祖传金疮药敷上,一会儿就不疼了,不出一个月就能长好,还不留疤痕。”老中医说着,双手利索的拿出一个小瓷瓶,对着孙玉琰的胳膊轻轻的把药粉散在伤口上。
“大少爷,您忍着点儿,药刚散上去有点疼。就是这疼劲儿,才说明药管用呢。放心,一小会儿就不疼了。我把剩余的药放这儿啦,等我用白布帮您把伤口裹紧,血一会儿就止住了。等过三天,我再给您来看。你们准备些艾叶,到时候熬上热水洗伤口,然后再把我的金疮药散上。最多三四次就好了。”老郎中一边交待,一边手不停的忙碌着。不到一会儿,就把伤口包扎好了。
“老先生,您的药还真神呢,刚才还钻心的疼,现在已经不疼了。”孙玉琰赞叹道。
“大少爷,为了让伤好的快些,您的胳膊得用红布在外面系着,最近几天不要用左臂,它就好的更快些。”老中医毫无保留的分享着他的经验。包扎好,老郎中看看门口,神色凝重的说:“大少爷,我有个事,请借一步说话。”
孙季山看儿子的伤没大碍了,悬着的心才放下,看老郎中那么神秘的样子,就拉了忠叔说:“阿忠,咱们到外面看看去吧”
“老人家,您请讲?”孙玉琰等父亲和忠叔走出去,带上了门,用右手给老郎中倒上热水问道。
“是这样的,在忠叔去找我之前,有一个白衣蒙面人,用匕首逼着我,向我要了一瓶金疮药。我看那拿匕首的手,像个女人。她还威胁我说,不许走漏风声,如果我说出去,会要我的命。这事儿和您受伤是一前一后,我估摸着关系重大,咱们寨子全靠九爷你们父子保护,才得太平。我不能因为惜乎自己而害了大家,您说是吧?”老郎中喝了口热水,对孙玉琰说。
“老先生,您的消息太重要了。我估计那个白衣蒙面人是日本人。她是冲着咱们寨子地底下的墓藏来的。您的消息证明了我的猜测。我明天就回许昌,要求上面再给咱们寨子增加兵力,确保万无一失。”孙玉琰听了老中医的话,已经胸有成竹了,随手从口袋里掏出几块大洋,递给老郎中说:“这是您的诊费和药钱,您看够不够。”
“哎呀,大少爷,我住在寨子里几十年,没少受你们孙家的庇护,按说就不能拿钱。大少爷既然您仁慈,我不拿您肯定不乐意,我就拿一块大洋就足够了。其余就当我捐的军费了。你们孙家为了咱们寨子里的人,整天辛苦奔波,出钱出力的。”老中医拿了一块大洋装在口袋里,收拾好他的药箱,准备离开。
“老先生,您再拿两块吧,保护好咱们寨子,是我们孙家义不容辞的责任。您今晚能冒着生命危险,把重要的消息告诉我,已经为寨子立功了。我代替大家谢谢您老人家啦。”孙玉琰说着,不容分说,把几块大洋塞到老郎中手中。
“你们孙家既慈悲又大义,从不惜乎钱财,老天爷会保佑你们的!大少爷,您多保重啊,我走了。”
送走老郎中,孙玉琰合衣躺在床上,陷入了沉思……

END
《作者主播简介》
若水
刘俊丽,女,71年生。高中文化,曾在家 乡河南任教,后移居新疆做个体 。爱好读书,犹喜古诗词。少年时立誓为母写传记,种种原因未曾提笔。其他爱好还有k歌,打乒乓球等!
社长 : 舍得
主编 : 薰风
编辑 :土疙瘩
一轮明月
校对: 霜木流枫
七巧板
五彩祥云
徐艳
秦岭樵夫
王冠胜
主播 : 若水
制作:舍得
原创社
社长:霜木流枫
副社长:七巧板
五彩祥云
秦岭樵夫

制作社
社长 : 娟子
成员:岁月无声
镜子
幽兰
梧桐雨琳
一抹清新
再回首
夕阳红

-end-
-投稿须知-
风雅阁诗社为广大网友开放投稿通道啦!欢迎大家积极投稿!
内容要求
文章字数原则上控制在400-1500字;人生总结、个人随想、社会热点、社会现实、乡村故事等题材优先;霸道总裁、抽象意识流拒绝;内容不触犯国家法规及网络规则。
细则:
诗歌类,古典诗词3首起投,现代诗歌或散文诗不低于10行。
散文类,要求真情实感,不接受虚构,字数在500-800字左右。
小小说类,字数在1500字以内。
备注:
投稿须附上作者简要介绍及内容简介,字数150字以内。
有意者可在风雅阁诗社微信留言,或者作品发邮箱[email protected]邮件标题格式为:投稿+文章标题(要求带作者简介及联系方式,抄袭勿投)。
所有投稿稿件需是未在其他平台公开发表的原创作品,文责自负,发表时会署作者名并有原创标识,请诚信写作来稿。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