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 | 《察隅县图志》:不可替代的“敲门砖”

点击上方“社会科学报”关注我们哦!
方志丛谈
民国《察隅县图志》所辑录的大多数为原始资料,具有较高的历史地理学价值。


原文 :《<察隅县图志>:不可替代的“敲门砖”》
作者 |复旦大学历史学系 李论/博士
图片 | 网络


《察隅县图志》概况


《察隅县图志》(以下简称《图志》),刘赞廷编纂。刘赞廷,生于19世纪70—80年代,卒于20世纪50年代,名永燮,字燮丞,河北河间府人。清末,在代理川滇边务大臣赵尔丰下,任西军中营哨官。民国初年,历标统、边军分统、代理巴安知县、川滇西部边防司令等职。1921年,解甲归田。1953年,重庆文史馆成立,刘赞廷以代理西藏镇守使资历入馆,任馆员。刘赞廷一生留下大量记载康藏的手稿,于20世纪50年代末为重庆图书馆收购。1960年,中央民族文化宫自重庆图书馆借调刘赞廷手稿。历时两年余,民族文化宫将其复制为油印本,总计约“50种、94册”(另有104册、80余卷、200多万字一说,似为重庆图书馆进行手稿整理时所清点数目),印制100套,流传于世。




《中国地方志集成·西藏府县志辑》收录该志,因油印本“书品较差,无法影印”,遂在基本上保持志书的原貌的前提下,进行了整理排印。陈家琎主编《西藏地方志资料集成》(第二集)中亦收录该志,经过整理后拟名为《察隅县志略》,并将志书当中所附材料辑于志后单独列出,并通过档案材料作了补遗。
  
刘赞廷历川边康区四十载,其随军征战途中,涉足川边康区绝大部分地域。通过实地调查和公私档案所得,编修出图志三十多种,可谓空前。其中,《察隅县图志》是刘赞廷所纂修的这三十多种方志之一。在以往的研究中,该志书成为了研究清末藏东南地区营边政策和勘定国界必不可少的参考文献,但对于志书本身价值的探讨,特别是在对地情资料的发掘方面仍有待深化。




《察隅县图志》的价值与不足


《图志》采用平目体,分二十一门,约三万五千字。这部志书蕴含了作者的地理学思想,其历史地理学价值不容低估,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第一,详细记载勘界始末。第二,准确反映设治情况。第三,详述交通情况。第四,保存经济生产史料。第五,载录附志,反映民俗。第六,记述地方重要人物。




《图志》能够全面翔实地反映当地在宣统元年(1909年)至民国元年(1912年)间的各种情况,但也存在一些缺憾,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第一,《图志》所录数据不准确,缺乏科学依据。如刘赞廷所纂三十多部县志的“方位”一门中,均有“经纬度”数值,此数值多以“北经东纬”表述,且数值不合常理,原因未明。第二,《图志》是一部私修方志,作者编纂时更多依赖的是他人的成果,志书的原创性大打折扣。第三,《图志》多依赖文字记述。1960年后民族文化宫油印本中,多数图志仅选一幅地图作为备存资料。过于依赖文字记述的《图志》缺乏一定的直观性。




在存史、资政方面尤为突出


在以往的研究中,研究者多得以通过查阅保存至今的档案等途径,对《图志》中所辑录的奏议公牍予以补遗、归谬,甚至取代。然而,作者将这相关奏议公牍以区别地域、区分类别的形式,体现在不同地区、不同门类上,并依照函件的时间、逻辑顺序次第排列,较好地体现出了一方之各种事物的来龙去脉。依照这样的资料分类,反而能够成为研究者方便查阅、深入研究的捷径。
  
作为一部地方志,《图志》较好地保留了传统方志的体例。在此前提之下,极少加入带有个人感情色彩的论断和解释性语言,更加符合传统方志的纂修要求。此外,注重体现空间范围内人类活动的动态发展,而非仅局限于反映简单的地理沿革变化和带有结果性质的地理现象。“存史、资政、育人”一般被认为是方志所具有的三大功能。相比于民国雨后春笋般出现的各地乡土志和各种康区专题著作,刘赞廷《图志》在“教化育人”这一层面上略逊一筹,但在存史、资政方面尤为突出卓著。




总体来看,尽管《图志》存在着些许缺憾,但瑕不掩瑜,该志门类众多、叙述详尽、资料丰富、各类要素齐全,且集聚了赵尔丰、程凤翔、段鹏瑞、苟国华、夏瑚等清末藏东南重要官员对当地考察的成果,在研究近代察隅地区的地理情况方面,是一块不可替代的“敲门砖”。[全文将在《上海地方志》(季刊)2019年第二期刊发]
文章原载于社会科学报第1657期第5版,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文中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相关文章
讨论 | 方志学,未来怎么走?

观点 | 擅自编写地方志者,查!
观点 | 打响“地方志文化品牌”,上海准备这样挖掘“资源宝库”


社会科学报
做优质的思想产品
官网
http://www.shekebao.com.cn/


长按二维码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