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准真不等于大水漫灌,我不骗你!

第11期
降准≠大水漫灌

1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消息,为进一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优化流动性结构,降低融资成本,决定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2019年1月15日和1月25日分别下调0.5个百分点。同时,2019年一季度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MLF)不再续做。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的计算,此次降准将释放资金约1.5万亿元,加上即将开展的定向中期借贷便利操作和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动态考核所释放的资金及2019年一季度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MLF)不再续做后,净释放长期资金约8000亿元。
那么,什么是“存款准备金率”呢?
存款准备金率(Required Reserve Ratio,也译作法定存款准备金比率、现金准备比例、准备金比例、准备金要求、存款准备率),指商业银行的初级存款中不能用于放贷的部分的比例。
简单的说,居民把手中暂时不需要的钱存到商业银行(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邮政储蓄银行、民生银行等等),商业银行以居民存款为基础给需要钱的企业和居民发放贷款,但是商业银行不能把100%的存款都用于放贷,要预留一部分供居民取用,否则,当居民到银行取款而银行无钱可用的时候,就容易引发金融风险。但正常情况下,由于贷款利率大于存款利率,商业银行放贷有利可图,所以商业银行总是想尽可能多的发放贷款。为了限制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过低,中国人民银行(或其他国家的中央银行)就设置了一个法定准备金率,假设法定准备金率为10%,如果商业银行吸纳了居民10000元存款,那必须要把其中1000元存到中国人民银行,只有9000元可以用来发放贷款。同样的,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就会降低商业银行的放贷能力;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商业银行的放贷能力就会增强。(*这其中又涉及到货币乘数的概念,感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搜索或者持续关注小新公号。)图源:山西经济日报


中国人民银行宣布降准1个百分点之后,市场上立刻有声音说,这是“大水漫灌”,但人民银行说这不是大水漫灌。其实考虑现在的宏观经济环境,这真的不一定是“大水漫灌”。
第一,人民银行通过调整存款准备金率,可以影响金融机构的信贷扩张能力,从而间接调控货币供应量,并不直接决定流通中的货币量。因为人民银行降准,只是给商业银行释放了信贷额度,商业银行可以发放更多的贷款,但是只有贷款放出去了,才是放水,如果新增的可用信贷额度只是在商业银行手里攥着,流通中的货币量并没有显著增多,就真的不能说这是大水漫灌。
第二,只有流通中的货币量超过了实际需要的货币量才是“大水漫灌”。“大水漫灌”是个农业词汇,这与中国的农耕社会历史有关,但不可否认,这个词确实很形象。“大水漫灌”有一个潜台词是说,农田中的水超过了作物生长需要的适度水量。对应到金融系统中的意思是说,只有流通中的货币量显著超过了实际需要的货币量,才是大水漫灌。


本次降准的货币传导路径是,人民银行降准释放可用信贷额度给商业银行,银行通过信贷投放给合格借款人,流通中的货币增多。问题在于,在此轮降准之前,商业银行的信贷额度并没有用完,一个侧面的证据是货币基金的收益率一直持续在低位3%左右。所以,降准新增的信贷额度并不会显著增加流通中的货币量。而商业银行不愿意或者没有办法更多的利用新增信贷额度的原因主要是贷款供需的结构性错配。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宏观总需求持续萎缩,合格借款人不愿意过多举债,即时拿到贷款也不愿意扩大生产规模或没有合适的项目投资。而特别需要贷款的大部分是非合格借款人,资金链吃紧,即使想贷款,银行出于风控或者追责机制,也不可能给非合格借款人投放资金。说此轮降准可能并不是“大水漫灌”的另一个原因是适逢中国的春节,流通中需要更多的货币量。人民银行也表示,此次降准仍属于定向调控,并非大水漫灌,稳健的货币政策取向没有改变。降准政策分两次实施,和春节前现金投放的节奏相适应,有利于银行体系流动性总量保持合理充裕。
在银行流动性相对充裕的情况下降准,象征意义更大于实际意义,主要还是为了提振信心。目前银行不缺流动性,缺的是合格借款人,而借款人缺的是未来的利润。
另外,本次降准实际上是央行在缩表,因为释放15000亿元流动性给银行的同时并没有续作中期借贷便利(MLF),即银行获得信贷额度的同时,无论是否增加贷款,当7000亿元中期借贷便利到期后,银行用7000亿流动性归还人民银行,人民银行资产负债表左侧资产端减少7000亿元,右侧负债端也减少7000亿元,最终实现了资产负债表的缩表。7000亿元中期借贷便利在央行资产负债表左侧,属于资产科目,15000亿元在资产负债表右侧,属于负债科目,降准前这15000亿元属于负债中的保证金科目,降准后这15000亿元还是在负债科目(降准前后都属于负债科目)。图源:樱桃小丸子
最后,无论是欧美国家中央银行的QE,还是中国人民银行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目的都是向流通领域投放货币,刺激经济。需要注意的是,经济面临下行时货币传导机制往往不畅,需要注意货币投放效果。当经济上行时,需要逐步退出,否则最终必定反映在物价上涨。

小百科
金融租赁和融资租赁大不同
央妈的各种“粉”有奇效:SLF、MLF、TSL、PSL、SLO
一文读懂中国金融监管40年沿革史
你了解离岸人民币市场吗?
加杠杆、去杠杆、稳杠杆……什么是杠杆?
刷屏的”无还本续贷”是怎么回事?
关于沪伦通,你应该知道这十点
最受欢迎的8大金融科技Python开源库
神奇FinTech实验室在哪里?
央妈的各种“粉”又多了一员 特麻辣粉是什么

新金融评论

聚焦新金融,独家、专业,尽在新金融评论。
上海新金融研究院(Shanghai Finance Institute,SFI)是一家非官方、非营利性的专业智库,致力于新金融和国际金融领域的政策研究。研究院成立于2011年7月14日,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hina Finance 40 Forum,CF40)举办, 与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政府战略合作。研究院在国内率先提出新金融概念,并积极开展相关研究,逐渐形成了以新金融和国际金融为特色的研究道路。
上海新金融研究院等机构于2015年10月发起成立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中心是北京大学的二级机构,挂靠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中心致力于开展数字金融、普惠金融、金融改革等领域的学术、政策、行业研究,向社会提供权威的研究分析,为行业发展提供专业的理论指导,为政府决策提供科学的政策参考。
此外,为纪念我国卓越的世界经济学家浦山先生,并推动我国国际金融与新金融的研究和发展,上海新金融研究院于2016年7月发起成立上海浦山新金融发展基金会,并与中国世界经济学会战略合作,联合主办浦山奖。
请长按二维码关注小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