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廉物美零关税,这个国家将长期作为我国进口LNG主要来源国

梁津徐博
澳大利亚已连续3年蝉联中国最大的LNG进口来源国,且在未来较长时期内有望保持这一趋势。
来自官方数据显示,中国去年全年进口澳大利亚LNG总量高达2329万吨,在LNG进口量中占比43.3%,是占比第二的卡塔尔的2.5倍。
澳大利亚缘何成为我国最大的LNG进口国?专家为你讲清楚、说明白。

澳大利亚天然气资源丰富
澳大利亚天然气资源十分丰富,已探明储量约为11.1万亿立方米,居亚太地区首位,其天然气资源主要为常规天然气,且大多集中在澳洲西海岸。
近年来国际石油巨头陆续进入澳大利亚开发天然气资源促使其产量逐步上升。目前澳大利亚天然气全部以LNG形式出口,现有LNG出口终端能力为 8700万吨/年,并有7个待审批项目,累计出口能力在3000万吨/年以上。
据澳大利亚统计局数据,2018年11月,澳大利亚出口LNG量达到655万吨,首次超过卡塔尔成为全球最大的LNG出口国。2018年澳大利亚累计生产天然气1301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5.3%。消费天然气414亿立方米,同比增长0.4%。LNG出口916亿立方米,同比增长21%,日本、中国和韩国分别排名澳大利亚出口目的地的前三位。
从澳大利亚进口天然气成本相对较低
目前中国对美国生产的LNG进口关税税率为25%,对从其他国家或地区进口LNG则免征进口关税。澳大利亚出口至中国的LNG实行零关税促使LNG进口量进一步增加,使新签合同单价大幅度低于美国。考虑到运距因素,整体进口均价也低于从卡塔尔的进口价格。
据统计,2018年中国进口澳大利亚LNG均价在468美元/吨,较之从卡塔尔进口均价540美元/吨低了15.4%,较之从美国进口LNG均价514美元/吨则低了9.8%。澳大利亚的天然气价格竞争优势明显,有助于中国整体LNG进口量的增加及进口价格的稳定。
从澳大利亚进口天然气安全性相对较高
由于能源生产、运输和消费在地理空间上的非均衡分布,导致中国远洋进口天然气面临较大的安全隐患。中国当前的天然气进口国主要来自中东和中亚,叙利亚战争、美俄对峙、也门危机、伊核危机等地区性政治冲突直接影响中国天然气运输通道的安全。尤其是从卡塔尔进口的液化天然气,受到海运成本上涨、航道拥堵、海盗袭击、地区冲突的影响,安全风险急剧攀升。
反观大洋洲,不仅澳大利亚、巴布亚新几内亚等国拥有丰富的天然气资源,南太平洋水道也是连接亚欧美三大能源消费市场的便捷通道,具有更好的运输安全性,因此,其必将成为一条新的国际能源走廊。
随着中国经济将持续增长以及社会对清洁能源的需求,对液化天然气的进口需求仍然强劲,需要拓宽更加多元化的进口来源。在未来2~3年内,全球主要LNG生产大国的LNG出口终端项目将陆续投产,但相比较而言,美国由于地缘政治因素导致其LNG出口至中国的前景不明朗,俄罗斯亚马尔LNG出口量短期内难以大幅度提高,东非国家产能偏低且价格偏高,中东国家运距较远,都存在诸多不利因素。
澳大利亚无论在资源禀赋还是地缘政治、经济发展水平及社会环境等方面则具有其他来源国无法匹敌的独特优势,当之无愧成为中国进口LNG的首选国家。
中澳两国天然气合作有深厚的基础
依据中国《能源十三五规划》及《天然气发展十三五规划》等政策指引,2020年中国天然气消费在一次能源占比将达到10%。按照规划,2020年我国天然气用气量有望达到3600亿立方米,年均增长率超过15%。
未来我国天然气消费量极有可能继续保持较快增势,进口天然气比重仍将继续提高,预计到2020年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将升至50%左右。中国在推进中俄、中亚及中缅天然气管线建设以及国内非常规天然气开发的同时,还需要进一步加大LNG进口以满足国内天然气的巨大需求量。
由此可见,LNG在中国天然气消费中的作用举足轻重,澳大利亚作为我国LNG第一大来源国,也将发挥更大的作用。
近年来中美贸易争端逐渐升级,将极大影响美国天然气对华出口。而澳大利亚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重点合作伙伴,自2006年便与中国开展LNG贸易,中国三大油公司陆续在澳大利亚投资开展上游投资建设或参股大型LNG项目,双方在长达十几年的贸易中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
例如,中海油获得柯蒂斯天然气项目25%的上游资产,以及天然气液化厂第一条生产线50%的权益,成为该项目第二大利益相关方,能够获得860万吨/年的液化天然气供应,合同期为20年。
2012年,中国石化出资28.65亿美元购买澳大利亚第二大天然气项目——太平洋液化天然气项目(Australia-Pacific LNG Project)公司25%的股份,签署了850亿美元合同用于购买330万吨LNG,并最终累计增加到760万吨/年,合同期为20年。目前包括新奥集团在内的中国国内新兴的LNG进口商也启动与澳大利亚油气公司的合作。
澳大利亚为实现多元化能源出口将更依赖中国市场
澳大利亚政府把液化天然气的生产和出口作为国家战略,而能源消费稳定增加、购买力与投资能力雄厚的中国是澳大利亚最佳的合作伙伴。因此,澳大利亚邀请中国参与QCLNG等天然气开发项目,将有助于澳大利亚实现其战略目标。
一方面,澳大利亚加强与中国的合作,能够有效应对相对低廉的美国页岩气的竞争压力,为澳大利亚维持和扩大在中国能源市场的份额创造机会。
另一方面,澳大利亚的天然气开发,吸引了来自英国、美国、日本和中国的油气行业巨头的投资,有助于推动澳大利亚西北地区和中东部地区的经济发展。
从澳大利亚进口LNG要重视两个风险
一是澳大利亚天然气的价格竞争风险。国际油价上涨将削弱澳大利亚天然气的竞争优势。
目前,亚洲市场至今没有适当的 LNG 现货基准,期货合同大多与日本海关清关原油价(JCC)挂钩。因此,澳大利亚液化天然气出口的定价也与JCC挂钩。相对于北海布伦特等原油交易中心而言,日本期货原油合同存在价格滞后性,因此,澳大利亚对中日韩等国出口的LNG价格明显高于国际平均价格。由于天然气开采成本高,LNG出口政策多变,导致澳大利亚天然气在价格上缺乏竞争力。
二是澳大利亚国内“气荒”引发的天然气出口政策变动风险。
澳大利亚国内的经济生态决定其对外能源合作的成败。对于澳大利亚这种资源出口型的国家而言,天然气出口政策与国内选举密切相关。虽然澳大利亚政府出口天然气的收入会通过转移支付或税收变化传递给家庭,但液化天然气出口量的增加造成国内供给量的相对下降,从而抬高了澳大利亚国内天然气价格,这又实际抵消了大部分民众相对增长的财富。
换言之,由于液化天然气产业属于高度资本密集型,无需大量劳动力。虽然天然气行业成为澳大利亚的经济支柱,但其惠及的民众相对较少,澳大利亚非天然气行业的民众比身处天然气行业的家庭需要承担更多的国内天然气涨价压力,从而形成反对澳大利亚天然气出口政策的舆论基础,直接影响澳大利亚的政党政治生态环境。
例如,2017年年底,澳大利亚南部地区出现大面积的天然气短缺,民众将矛头指向澳大利亚的天然气出口政策。为了缓解国内能源危机,2018年7月,澳大利亚政府提高了液化天然气出口单价,降低了液化天然气的出口量以满足国内需求。
总之,我国应该长期重视从澳大利亚进口LNG的渠道,一方面要继续扩大在澳大利亚天然气勘探开发的投资,另一方面要利用澳大利亚经济可持续发展融入有中国参与的东亚一体化的机遇,通过天然气合作促进南太平洋通道的航运量,从而进一步改善南太平洋通道和航道沿岸区域的经济吸引力,加强以中澳天然气贸易为核心的亚太能源走廊建设。
梁津系北龙泽达(北京)数据科技有限公司研究员
徐博系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高级经济师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联系方式:010-64523401
投稿邮箱:cnpc_sysb@163.com
策划:王琳琳
责编:王琳琳
校对:刘 芳
往期精彩
中国油价为啥比美国高这么多?为你揭秘三桶油的秘密
加征LNG关税对中美影响几何
波斯湾油轮袭击事件对谁更有利
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将超50%?这个解题方法可行么?
“当代油气行业10大技术突破”出炉了(权威榜单发布)
邹才能院士:如何有效应对非常规“黑天鹅”与新能源“灰犀牛”
成为世界一流,我们拼什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