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有一个长长的望远镜,你在家说什么做什么我都知道。”

文:粽子
图:来源于网络
我国,受过不同程度性侵害的儿童数量在2500万。
好几年前,一位朋友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他小时候由爷爷奶奶带着,生活在农村,他有一个表妹,和他差不多大。在他上五六年级的时候,有一天他的一个哥哥(表妹的亲哥哥,已经17岁了)让他和表妹一起去他家的厨房,说有好吃的给他们。他说,到了厨房以后发现并没有什么好吃的,但是表哥让自己的妹妹把衣服脱掉,说衣服脏了要给她换。
表妹不愿意,表哥就让他一起帮忙给妹妹脱衣服,他觉得好玩就去帮忙了,期间表妹一直在喊叫和踢打,但是终究是没有挣扎过他俩。
表妹衣服被脱掉以后,表哥让他出去,在院子门口守着,如果有人来了就要大喊告诉他。
过后,他隐约觉得不对劲,但是也没从表妹那里询问出来什么,也就没在意。但是这件事一直被他记在心里。至今,偶尔回去老家,都无法直视自己表哥。
当时听完,我特别震惊,他却很平静的告诉我:“你小时候没在农村待过,你不知道。别的地方我不敢说,至少,在我们这个地方,孩子被性侵的特别多。家长外出打工,根本不管孩子,只要家里有年长的男性亲戚,就几乎不可避免的要被侵犯。就看变态程度了,女孩男孩都有。其实有很多时候男孩还被侵犯得更多,尤其是还没上学的小男孩,那些大人根本不避讳,就觉得自己是在和孩子开玩笑。”
昨天晚上,我看三色幼儿园的新闻看到了将近凌晨三点,越看越睡不着。
我印象深刻的是,记者问那位妈妈:“你现在想让园方给你什么答复或者解释呢?”她反复说:“我就想知道,他们给我孩子究竟注射了什么药物,喂了什么药物。”
事情已经发生,追究责任当然是必不可少的环节,但是,从妈妈的角度来说,就算所有孩子说的情况都落实了,这些人全部判刑,幼儿园关门,也不能抹去孩子受过的伤害,我只想知道,我的孩子究竟被伤害到了哪种程度,我要如何去弥补。
最崩溃的就是她说到孩子之前有说过一次自己被罚站,她没当回事,以为就是孩子淘气,事后去找院长,院长否认了这件事,说是孩子的幻想,她也就没继续追究,直到这两天才知道孩子是被脱光了罚站的。
能表达出来的愤怒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面对受伤的孩子,深感自己的无能,以及因此产生的对于世界深深的不信任。
如果说有一些没有办学资质的幼儿园师资力量不行,审查不严格,导致了幼师虐童,那一个月五千多的学费,中产的家庭,国家最繁荣城市的环境,依旧没能保护住自己的孩子,要让家长们如何接受。
这些事情,真的经不起细想。我们带自己的孩子尚且都有情绪失控的时候,可能会训斥孩子,会罚站或者打手心。
那么,年轻的老师,面对一个班哭闹混乱、和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孩子,又能保持多久的耐心?我没有批评幼师的意思,大家都是人,情绪不好完全可以理解。但当你面对的是一群没有反抗能力的孩子,而你对他们的一些粗暴行为又很难被家长发现的时候,似乎只能依靠自己内心的道德标尺来控制自己了,而法律是没能力规定一个人的道德水平的。
我曾经以为,对于幼儿园的选择,只要老师不对孩子进行言语或者肢体上的虐待或者严重忽视就行了,学什么不重要,硬件设施过得去也就可以。我把不施虐当成了很基础的要标准,现在想起来真的是很可笑了。
我可以接受孩子在幼儿园没吃好没睡好,表现不好被老师批评,和同学争吵打架,我都可以接受,但是我没法接受老师虐待完孩子还会说:
“如果你把这件事告诉你爸妈,你爸妈也会被针扎。”
“老师有一个很长很长的望远镜,一直能伸到你家里,你说什么做什么老师都能看见。”
“别怕,这就是一般的检查身体。”
“老师今天打你了吗?”“打了”一巴掌过去“老师今天打你了吗?”“打了”又一巴掌过去,“老师今天打你了吗?”终于孩子说:“没有”
好几个家长都反映,孩子之前有一段时间一直不愿意去幼儿园,会哭闹,但是自己以为是正常的情绪反应,根本没想到可能发生了很严重的虐待事件。
与其说是“善良限制了你的想象力”不如说“过度自信限制了你的想象力”。我们总觉得这么糟糕的事情不会发生在我们孩子身上,说白了就是太自信了。
携 程 幼儿园事件爆出来的时候我的反应并不如这次这么大,一是因为并没有爆出老师对孩子“洗脑式”的精神虐待,而更多的是纯属发泄的身体虐待。这样的情况下,孩子的情感并没有那么的扭曲,可以直接的体验到对老师的愤怒和恐惧。
而这次的事情并不一样,他们很可能通过不断的洗脑,让孩子们在内心深处形成了一种“我有错,我有罪,我该死”的感受,还顺手毁了孩子和家长之间的信任和安全感。只有当孩子觉得自己错了,羞于开口或者不敢开口的时候,老师的行为才能的到最大程度的“保密”。
这种伤害是最可怕的,它毁掉了孩子的自我认识,把自卑、懦弱、羞耻,深深的植入在孩子的脑袋里,把孩子变成了任人踩踏蹂躏还保持乖巧的玩物,并且这种感受会跟随孩子很久很久。
《熔炉》上映后,韩国出台了相应法案,从重处理性侵幼童的罪犯,今天我们国家也会上映一部影片:《嘉年华》,讲述的是被性侵的女孩的一生,从痛苦到堕落到麻木。排片很少很少,我家旁边的影院今天一天只有一场,我下午会去看。
和《熔炉》相似的一部影片《素媛》所对应的真实案件其实就在前几天也出过新闻:2017年11月15日,环球时报报道《48万民众请愿禁止虐童犯出狱 韩国政府将择期回复》。
《素媛》电影里的小女孩其实是两个真实案件融合的,而其中一个罪犯因为拒绝承认犯罪事实只说自己不清醒,不记得了,只被判处了12年的有期徒刑,也就是说,2020年就将刑满释放。
而现实中的受害者小女孩目前在上高中,2020年,这个女孩20岁。孩子爸爸说,孩子现在已经记不清罪犯的脸了,不敢想象如果再次遇见罪犯会是什么样的情形。
这样的请愿,不仅仅是对罪犯的深恶痛绝,更是因为大家担心自己如果和有这样犯罪前科的人生活在同一个地方,会有怎样的事情发生。
中国目前的法律对于性侵的量刑如下:

关于这一点特地咨询了律师事务所的专业律师,得到的回复是这样的:
性侵的成本真的太低了,虐童的成本也真的太低了,这些人在施虐的时候根本没觉得这是个事儿,就像在家暴法出台之前,打老婆也不是个事儿。
我们没办法控制别人的道德水平和心理健康程度,但是恳请,不要让他们伤害孩子的成本变得这么低,不要让我们视若珍宝的孩子变成某些人眼里可以任意蹂躏的玩物。
感谢本文法律意见:陕西恒邦律师事务所 王光明律师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