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纳斯旅游(喀纳斯旅游人:感动与震惊……)

喀纳斯旅游

(一)感动喀纳斯的旅游人
在中国, 新疆喀纳斯这块神秘的土地,是很多内地人向往的地方,只是这两年有些小小的动荡,让许多人止步不前,纵然是这样,也没有挡住北京老金两口子的步伐。
有一天接到一个电话,操着北京口音的老金,问我是否能从阿勒泰机场接飞机,共两人,以及价格,商讨完毕,达成共识。飞机场初见老金两口,感觉老金看上去比他妻子年轻些,他妻子背有些驼,好像有病似的,接上他们一路行驶在去喀纳斯禾木的路上,因为前面通过电话,所以也不陌生了,交谈之中,老金告诉我,他妻子尿毒症已经十年了 ,每三天要接受一次透析,刚在乌市透析完,身体还很不舒服,我真是有点震惊。老金告诉我,工资不高的他们只要攒点钱就出来旅游。在行驶过程中老金妻子一直不舒服,在车上微睡,看着老金无奈的面孔,我真是佩服眼前的这个男人,十年如一日照顾着妻子,真的难得,不容易呀。
夏季的禾木如碧绿的绒毯 摄影:陈向东
我和老金一路聊着天,谈新疆风土人情,一路行进,傍晚到达禾木,安排好住宿,他们基本上对伙食没要求,泡面解决问题,旅途劳累早早休息。
第二天一早,看到他们两口子一起踏着轻快的脚步去观景,看到我,他们止步给我打个招呼,我看到老金妻子很精神的样子,挺高兴,说:“你今天很精神呀。”她说:“是啊,昨天透析完有些难受,今天好了,”我问她:“新疆好玩吗?”她神采奕奕挥着手说,来新疆是她30多年的梦想,现在实现了,很高兴。我很奇怪怎么是30多年的梦想呢。她告诉我说,小的时候,喜欢看金庸小说,那里描述西北边陲,大漠孤烟、戈壁荒山、河流草原,牛羊成群,长鞭牧马,金庸小说人物武打拼斗的场景,全在西北边陲,记忆里已经有新疆的风景了。我说那你们好好玩去吧 。
来禾木,神的后花园
他们在禾木玩了两天,第三天要走了。在送他们去喀纳斯机场的路途中,老金告诉我,要到乌市做透析了,时间不够了,要是时间允许的话,禾木这么美丽的地方真要待上一个月,我刚想说下次有机会再来,话到嘴边又没有开口,怕引起他们的伤感 。交谈之中我问他们,怎么没去喀纳斯湖、白哈巴转转,他们说去过了。“啊?什么时候?”我问,老金说前几天。
老金告诉我,第一站从北京到乌市,做完透析之后,从乌市飞喀纳斯机场,包车去喀纳斯、白哈巴,历时三天飞回乌市,做透析,做完之后从乌市飞阿勒泰机场,到禾木,三天之后飞乌鲁木齐做透析,而后飞北京。我为他们执着的旅游精神所感动,这是我客栈今年接待的“最牛旅游人”,也应该是感动喀纳斯的旅游人。
来禾木,放飞心灵一起嗨
(二)北京人在禾木
大伙听说过吗?据说现在一个北京市户口价值一百万。可能是因为北京房价高得出奇,而对于北京本地户口的居民在购房上有些特殊政策照顾的原因吧。
话说北京有这么两口子,男的是河北中医大毕业,经过十几年的努力,在北京一个不是很大的中医院当院长,手下也有百十号人,收入不低。女的,财经大学毕业,很是精明,在北京国美电器做过店长,后来做行政总监,收入年薪制,具体多少,内部人士知道。他们的爱情故事我就不讲了。两口子长期生活在北京,可能工作压力也大,都喜欢自己驾车旅游兜风,西藏、青海、云南、内蒙,都有他们的足迹。
着吃;去禾木河钓鱼,熬个鱼汤喝。
假期到了,按道理该回去了 ,两人一商量,一块辞了工作吧,玩开心点,结果两人都把工作辞了,安心玩了。夏天,男人谋了份在景区道路弯道指挥交通的差事,女的每天做好饭,给丈夫送饭,有空就到森林里捡宝贝,蘑菇呀,野果呀,树根呀 ,还有什么草药呀之类的。
禾木野蘑菇 摄影:陈向东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快到冬季了,于是下山在布尔津买了两套房子,一套自己住,一套租给别人。住在布尔津之后,政府有关人员知道女的在大企业上班,就请她到布尔津镇政府上班,直接给个行政编制,女的没怎么考虑,就把户口转到了布尔津,到镇政府上班了。县医院也知道了男的是中医,请他去上班,他没同意。记得他跟我讲过,天天面对那些病人,好人也快有病了。男人在家做饭、洗衣服,干家务。女的去上班,时间一天天过去。
到了春天,两口子一商量,还是上山到禾木。于是又把工作辞了,到禾木开了一个小卖店,卖些禾木的土特产,虽然挣钱不多,人还挺忙乎,不过有个好处,很是自由,干还是不干,自己说了算。听他们两口子说,禾木这地方多好啊,每天呼吸着那么新鲜的空气,森林草原随意行,天高云淡任鸟飞的日子,在北京是没有的。我经常说他们,你们是人才,应该到施展你们才华的地方去。他们说,我们就是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这个可以有,我无语。转眼又是冬季,他们又回到了布尔津,明年的春天还会在禾木见到他们,祝福他们生活幸福,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禾木土特产店 摄影:陈向东
(三)不要命的旅游人
喀纳斯旅游区有一条中国经典徒步线路,被许许多多的驴友认可,因为风景很秀丽,路线长短也很合适,引得很多的帅哥美女都想徒步走过这线路,因为比较耗费体力,行走这线路的大都是年轻人。
这条路线是这样的:从喀纳斯风景区的门票站1、贾登峪—-至禾木村(29公里),沿着喀纳斯河行进,可观赏到碧绿的河水,高耸的山峰,鲜艳的百花,雄伟的山脉丛林;2、从禾木村行至小黑湖(15公里),可欣赏到大草原深处的小湖泊、大草原的牛羊,还可以听到哈萨克族、图瓦族游牧时的高歌;3、从小黑湖出发行至喀纳斯湖(23公里),可欣赏到喀纳斯湖的全景,感觉这麽美丽的湖泊居然能一览无遗,很有征服感的。所以国内很多徒步的驴友 ,来到喀纳斯的目的就是要征服这条线路,一路上大都没有手机信号,特别是禾木到喀纳斯湖的路段。
美丽的禾木河 摄影:陈向东
2013年5月底左右,我也记不太清日子了,一天,在桥头卖牛肉面的小马给我介绍了一个从贾登峪徒步来的小伙子,住在了我的客栈,小伙子一看人比较精干,挺瘦的,一身徒步装备,身高170厘米左右,一看就是专业徒步的人,话很少,从上海过来,走过很多地方了,就住一晚,明天继续徒步到喀纳斯。因为天气还不是很正常,季节还没到,徒步这条线路的人很少,我们都很担心。我跟小马说明天给他找个伴儿一起走,路上有个照应。上海小伙儿未置可否就去睡了。有一个住青旅的小伙子也正想找个伴儿一起徒步喀纳斯,一个人不敢走。
第二天早晨10点左右,住青旅的小伙子来了,上海小伙儿已经整理好装备准备走了。小马也来了,跟上海小伙儿说:“你俩做个伴儿一起走,互相有个照应。”他上下打量了一下住青旅的小伙子,说:“你不行的,你徒步跟不上我。”言下之意,住青旅的小伙子会拖累他的。住青旅的小伙子无奈放弃了这次徒步旅行。于是上海小伙儿开始了他人生的最后旅途,因为他再也没有回来!谁也不知道他的旅途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大概半个月左右,小伙的姐姐来了、爸爸来了,女朋友也来了,生要见人,死要见尸。都在寻找他的踪迹,飞机空中探查,旅游局、乡政府都派人搜寻,牧民、警察骑马搜寻,他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没有了踪迹 。一个月、两个月,过去了,还是没有消息。猜测很多:迷路了?饿死了?出边界了?被野兽吃了等等 。到现在一年多过去了,还是没有确切消息。大家能肯定的就是这人一定不在了,死因谁也不清楚。我为这样有坚定信念的年轻人感到惋惜。自信没有错,但必须在保证人身安全的情况下吧 ,如果再多一些团结友爱,悲剧可能就避免了。
古朴的秋韵山庄 摄影:陈向东
作者:禾木秋韵山庄
作者简介:
禾木秋韵山庄,原名陈向东,1974年2 月出生于新疆阿勒泰。自由职业者,禾木秋韵山庄业主,儒商。热爱文字、文学,坚称:做一个有情怀的旅游职业人。

丝路琴音更多精彩文章(点击可读):
喀纳斯的雪
《好想去新疆》(张晋夫原创音乐)
【大美新疆】秋醉胡杨:一半是苍凉 一半是风情
新疆最美的地方
大美新疆:绚烂的向日葵
大美新疆:伊犁昭苏油菜花
美丽新疆·丝路琴音:微信公众号“丝路琴音”(slqy001)微信认证成功!

编辑:红雨
丝路琴音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原创不易,编辑辛苦,转载请注明出处!
欢迎关注
微信公众号“丝路琴音”(slqy001)!
新疆是举世闻名的歌舞之乡、瓜果之乡、黄金玉石之邦,山川壮丽,古迹遍地,民族众多,民俗奇异。
微信公众号“丝路琴音”立足新疆,致力于“一带一路”的宣传和推广,面向国内外推介丝路歌舞、文化、经济……谢谢关注,感谢支持!

喀纳斯旅游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