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盘州·微刊】王浩:三百六十五里路

三百六十五里路
作者:王浩

从我老家(现盘州市丹霞镇赵官屯村),途经212省道至320国道到达贵州省省会城市贵阳,按照公路里程碑计算大约365公里,在这365公里充满求学、求知的道路上,我来回穿梭几十年,也见证了这条路由窄变宽、弯道取直、后发赶超艰难曲折的发展历程。
1985年9月,我被贵州省煤炭工业学校地质专业录取,成了该校的一名学生。1987年7月毕业分配到离我老家不远的现贵州省煤田地质局一五九队工作,从此,盘州市到贵阳市这条道路上便有了我穿梭的影子,也留下了我许许多多终身难忘的往事。
贵州高原西高东低,地质构造、地质条件复杂,开门见山,崇山峻岭、千沟万壑,随处可见“天坑”“地缝”“一线天”等自然奇观,虽然现在是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可是怎么也抹不去当时“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分银”印象。
从贵州的西大门进省城贵阳,往返三四天,特别是江西坡和盘江坡,坡又长弯又多,路又窄车况差,每次出门,路边随处可见车毁人亡留下的车骨架。在江西坡和盘江坡,因为车辆出事太多,驾驶员经常提醒自己过“鬼门关”大意不得。记得第一次上贵阳读书,高兴的心情无以言表,可是这九曲十八弯的路让人提心吊胆,望路兴叹。特别是被车碾压出来深坑,人和车就像簸箕上的豆子,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当时盘县人流物流都首选云南省的昆明市,哪怕治病也都往昆明跑。
二十四道拐作为365公里路的核心地段,今天人们通过电视剧《二十四道拐》了解到中国人民英勇善战的抗日故事,可以说每一个拐点都是抗日战争取得胜利的支撑点,每一个弯道都代表着中国人民不屈不挠的抗战精神。
1997年11月,我到贵阳参加房改工作会,车行到镇宁境内的山坡上坏了,整整一个通宵,当时正是冬天,又冷又饿,又没有换乘的车辆,心里干着急,可就是束手无策,最终未能参会,会议精神也无法传达。
一桥飞架东西,天堑变通途。2009年沪昆高速贵州段随着坝陵河大桥建成通车,365公里的道路上车辆南来北往、川流不息。是沪昆高速唤醒了沉睡的山村和沉睡的土地,让我们这些山里人搭乘时代的快车享受了便捷的生活。
特别是2016年12月28日,沪昆高铁盘州站开通运营,结束了盘州市没有高铁的历史,盘州市到贵阳市从以前几十个小时缩短为1个多小时,坐上高铁,沿途美景留不住,轻车已过万重山。盘州市全力以赴融入“高铁时代”,实现了高铁从无到有的历史跨越。
要致富,先修路。40年间,贵州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不断加快和完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县县通高速、村村通柏油路,从“羊肠小道”到康庄大道,从交通瓶颈到交通枢纽,贵州交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路通百通。“江南千条水,云贵万重山。五百年后看,云贵赛江南。”交通便利了,贵州的旅游业从无到有到“井喷”式发展,给老百姓增加了实实在在的收入,为贵州决胜脱贫攻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不仅仅是旅游业,也把藏在深山人未识的“夜郎”国推出了国门。走向世界,也让世界知晓了多彩贵州、凉都六盘水、人民小酒、盘县火腿······
作者简介:王浩,供职于贵州省煤田地质局一五九队,系盘州市作家协会会员。
–END–
主办:盘州市作家协会
终审:唐宗舜
主编:李廷华(诗歌)
卓 美(散文)
林 英(小说)
编辑:李茂 莫公子 娄文明
责编:春江花月夜
图片:部分来自网络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