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江夜听:奶奶的红漆木箱 (文/毛向昀 诵/柯瑶)|第 53 期

奶奶的红漆木箱
我在思念着,思念着我的奶奶,我想起了奶奶的红漆木箱。
天阴沉沉的,外面下着雨,空气有些湿凉,我坐在窗前,望着远处朦胧的天空,觉得在这样的天气里很适合思念。我在思念着,思念着我的奶奶,我想起了奶奶的红漆木箱。从我记事起,我就记得奶奶的炕头放着一个红漆木头箱子。木箱有些陈旧,那是奶奶陪嫁的箱子。箱子上的油漆有些脱落,但是依然能够看到箱面上龙凤呈祥的图案。如果打开箱子,就会有一股苹果的香味从里面窜出来,虽然,有时候箱子里面并没有苹果,只是放着奶奶的日用品和些换洗的衣服。那时候,去别人家里最好的拿头是罐头,奶奶的红漆木箱子里就攒着罐头。有一天,奶奶把我们姊妹五人都叫到了炕沿下,因为她攒够了五瓶罐头,她给我们每人发了一瓶。本来我们是推托着不要的,让奶奶留着自己吃或是拿着串亲戚时当拿头,但是奶奶不肯,她说这几瓶罐头攒着就是准备分给我们吃的。于是,我们乐滋滋的每人抱一瓶罐头,都舍不得吃,后来,我们终究抵挡不了罐头美味的诱惑,都陆续打开吃了。那一次,我们的嘴巴都吃得无比香甜,以至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
我小时候,调皮捣蛋,常常挨打,我们姊妹五人,我挨奶奶的打最多,但是到了晚上,我就赖在奶奶的炕头不走,我想挨在奶奶的身边睡觉。有一次,家里来了户上的大奶奶留宿,奶奶就说,乖,今儿晚上让你大奶奶睡在我跟前,你明儿过来。我撅着嘴不肯走。奶奶就打开她的红漆木箱子摸出一颗糖给我。我还是不走,眼泪汪汪的。最后,我吃了那颗糖,却还是挤在了奶奶的身旁。 奶奶的红漆木箱子里有一个文件夹式的黑色包包,那是爷爷留给她的。爷爷很早就离开了我们,离开我们的那一年,我三岁多。爷爷走时,奶奶哭得特别伤心。就像奶奶走时,我哭的不能自己那样。虽然那时我只有三岁,但是奶奶痛哭的场景我一直都记得特别清楚。后来我知道,那种感觉叫做绝望,就是彼此再也见不了面的那种绝望。爷爷是老红军,又是退休老干部,所以爷爷走后,奶奶每月都可以领到一点生活费。奶奶就把她的生活费放在那个皮包包里面。每年过年的时候,奶奶都会很认真的从那个包包里取出来压岁钱发给我们,那个包包就放在红漆木箱里。奶奶还会从她的箱子里取出些花生、糖果和核桃分给我们。有亲戚家的小孩来我家拜年,奶奶照样会发压岁钱,也会取出核桃、枣和糖果分给小孩们。有一年过年,奶奶竟然从箱子里取出了葡萄干,所以,我一直觉得奶奶的箱子神奇得像个百宝箱。

奶奶的孙子辈,我们姊妹五个

奶奶的孙子辈,我们姊妹五个,年龄一字排开,我最小,大哥最大,大哥比我大六岁。我们每个人在结婚时,奶奶都从她的红色木漆箱子里取出一份她精心准备的礼物送给我们。奶奶送给三个嫂子的是手镯,送给我和姐姐的是戒指。奶奶把礼物微微笑着送给我们时说,这是她送给我们一生的祝福,也是她留给我们的念想。有一次,我洗衣服时,把奶奶送给我的戒指摘下来放在桌子上,衣服洗完忘记收了,当我再记起要去拿时,已经找不到了,我气的嚎啕大哭。爱人听到了从卧室跑出来,笑嘻嘻地把戒指拿给我,原来是他故意把戒指藏起来了,他想看看我会有什么反应。戒指失而复得,我又破涕为笑了,以后我竟然吓得不敢戴奶奶送给我的戒指了,深怕被自己不小心给弄丢了。
后来,我们姊妹都陆续有了自己的孩子,每次我们带孩子们回去看奶奶,奶奶都会把别人带给她的好吃的从红漆木箱里取出来分给我们的孩子们,临走时奶奶还会从黑色包包里取出二十或者五十的纸币塞进孩子们的口袋里说,让娃娃拿着买书本或者买吃头,我们推托着不让孩子拿,奶奶说,你不拿我就生气了,你说我要钱有啥用呢?让娃娃拿着买自己喜欢的东西去。奶奶越来越年迈,身体也越来越不好,看望奶奶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了,每当有人来看她时,她都会给那家的老人捎点吃的,也会从黑色包包里取出五十或者一百的纸币捎给对方的老人,奶奶说,我们的年龄都大了,一个见不上一个,心里也怪想念的。这钱也不多,捎回去就当是捎了我的一份记挂。
奶奶是旧时的大家闺秀,听她说,结婚时,随同箱子也带来了一些嫁妆的。但是文化大革命时,她为了保全一家人的安宁,把所有的值钱东西全都上缴了。奶奶说,人一辈子,就看你活着图啥呢,人要舍得,有舍才有得。我只要你们的大大和娘娘们都能好好的生活着,我什么都能舍得。

奶奶有四个儿女,奶奶的儿女们都用自己不同的方式疼爱着奶奶。
奶奶有四个儿女,奶奶的儿女们都用自己不同的方式疼爱着奶奶。爸爸、娘娘和大爹们,估摸着奶奶的零用钱不多了,就打开奶奶的箱子,拿出奶奶的包包给奶奶填补一些,供奶奶还补她心中的情义。我们姊妹和我们的另一半也都十分尊爱我们的奶奶,如若时间长不见再见面时,奶奶总会笑眯眯地摸摸这个的头发,搓搓那个的手背,我们也亲昵地坐在奶奶的炕头和她说东说西。奶奶的耳朵老早就有些背,但是她总是乐呵呵地回应着我们。奶奶的红木箱也渐渐由长期陪伴奶奶的大妈帮忙料理,当我们要回自己的家时,大妈会迅速地从木箱里取出一些零钱塞进我们孩子的口袋,大妈说,不要推托,这是你奶奶的意思,拿着给娃娃们买糖吃。……
奶奶其实并不是一个有钱的老太太,却是一位一生富有的女人。奶奶用她的舍得与博爱默默地传承着自己的生活哲学。奶奶走了,办完后事以后,大妈把爸爸很早买给奶奶的耳环从箱子里取出来放在爸爸的手里,我看到爸爸泪眼模糊。大妈说,奶奶的箱子里还有岁娘娘买给奶奶没有穿完的内衣,还有大娘娘缝制给奶奶的棉衣,还有我买给奶奶的一双鞋,奶奶都还没有穿呢,崭新新的。
奶奶走了,红漆木箱上面放着她的遗像。微微笑着,依旧和蔼可亲,依旧慈祥温暖。奶奶的红漆木箱也依然放在屋里最显眼的地方。我们知道,奶奶的红木漆箱里装满了她对我们的疼爱和挂念。

作者简介
毛向昀,环县职专语文教学者。热爱文字,钟情阅读。对生活常怀一颗善感之心,对人事常存一份珍爱之情,习惯于将自己的感触记于笔端。
主播风采
柯瑶,一个热爱生活而又随性的人,一个认准方向就要力求完美的人。柯瑶说,相夫教子,上班下班,与世无争,平凡是一种人生的态度!
我们的初心
用我们自己的声音讲述属于我们自己的故事,创作环县的夜听,推广环县的悦读。乡音最亲切,故情最难忘,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我们是不是有很多的触动。在这片生长了几十年的土地上,我们一起呐喊吧!如果你喜欢悦读,如果你喜欢创作,欢迎你加入我们!如果你喜欢,就狠狠的转发吧!您的关注和转发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联系电话:13739348656(微信同号)刘棹,forever8000(微信号)晓英,叶子邮箱:644941088@qq.com。

顾问团队:谷朋利 孙晓松
责任编辑:刘 棹 张 玮
文稿审核:米盈霞 拓爱丽
音频审核:张晓英 王丽娟
摄影 :赵亦晨 李 波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与平台联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