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娟 | 老年“幼儿园“

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老年“幼儿园“(散文)
镇娟
2021.01.26
在一幢环境幽雅的养老院门前,一双青筋凸现、干枯的手从铁栅栏内伸出,紧紧抓住外面一只健壮、白皙的手。一位老婆婆昂起头泪眼婆娑地说:“乖孙,下周你要早点来看我。”“奶奶你放心,到时我一定早点来看你。现在我得走了,不然上班要迟到了……“小伙子笑着松开老人的手,驾车而去。老婆婆依然痴痴地仁立在栅栏前,望着远方。同室梳着马尾的刘婆婆走过来挽起她,回到206室并劝道:“李妹子,这都过了半个月,你咋还不适应这里的生活呢?你得分散注意力,别老想着孙子!“唉,孙子自小从上幼儿园开始,就是我一直照顾他直到长大,现在他不需要我了,我成了老废物了。可我见不着他心里就难受……”李婆婆说着又抽抽答答地哭起来。坐在桌前带着眼镜的徐婆婆,此刻放下手中的针线,站起身来拍拍李婆婆的肩膀安慰道。“你要改变观念了,你孙子大了有自己的工作要忙,哪有时间天天陪着你呢,再说你孙子对你不错了。你知不知道咱们养老院的床位多紧张,费用也不便宜,一般人申请好久都未必进得来。”“就是就是,孩子们都成年了,不要老是挂念着他们,我们要过好自己的老年生活。”在阳台上的张婆婆边给花浇水边说道。“你们都是自己愿意来这里的吗?”李婆婆擦拭着眼角,唉声叹气地说道。“我和你一样,当初死活不愿意来这里。想想我们农村人哪一个老了不是和儿女住一起?只有无儿无女的人才去养老院,不然子孙那都是要被全村的人戳脊梁骨骂的。可我儿子在上海,女儿在深圳。原来他们总是轮流接我去那小住,白天他们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家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实在闷得慌。他们又不放心我一个人住在乡下,然后商量着把我送到这里来了。我在这里住得很好,他们也时常来探望我。我也想通了,别管别人怎么说,自己的日子过得开心就行。”徐婆婆兴致勃勃地说道。这时刘婆婆站起身来,拿起床边的红绸缎,娴熟地扭了几下秧歌。“你们瞧我这身段,看我快像80岁的人吗?”“啧啧,刘姐姐你这是18的姑娘一朵花,真是越活越年轻!“大家都呵呵地笑起来了。“我女儿在英国,原来接我去住过半年,我语音不通就吵着要回来。女儿只好陪我回国,提前来这家养老院观察,发现这里环境不错,不但有专业护理团队,而且设施齐全:有棋牌室,舞蹈室、书画室,多功能活动室……这下我可以继续跳舞了,还可以经常和女儿远洋视频聊天。就算平时有个头疼脑热,女儿也不用担心没人照顾我。咱们把自己的身体保持好,少让孩子们操心,也是给他们减轻负担哈。夕阳红,夕阳要红!我们老年人的时光已经不多了,那就要把往后的生活过得美丽而从容些!“是的,刘姐你讲得太好了!”房间里顿时响起一片掌声。“你们知道我是怎么来这里的吗?”张婆婆漫不经心地说。“我是自己主动来这里的。我为两个儿子做牛做马一辈子,送他们上大学,等他们都成家了,又忙着给他们带孩子。带完大孙子,又带小孙女。现在两儿子都生二胎了,我一个人带不过来,可两媳妇为了争我带孩子还打起来了。临到老了我突然明白了,我这么辛劳一辈子,伺候他们都觉得应该的。我快七十了,得为自己活了!我说谁再要我带孩子,每月要付3000元的工资,这下可好了,没人要我了。哈哈,我成了多余的了。幸而老头子走后还给我留下一点钱,准备等以后分给他们的。现在我谁也不给了,我自己拿着钱来养老院了。”“对,要为自己活,我们为你点赞!”大家纷纷向张婆婆竖起了大拇指。“徐妹妹,你要教我剪窗花。”“好的。”“刘姐姐,上次你教的《白毛女》的舞步太难了,我们太笨了学不会,你再教个简单的吧。”“好,没问题。今天下午我们一起去多功能室看看《小苹果》,到时注意多看下舞步…….”在一片欢声笑语中,刘婆婆从柜子拿出四支椰奶,笑逐颜开地说:“来,妹妹们,为我们美好的老年“幼儿园”生活干杯!”“干杯!”……大家举起椰奶,异口同声地说。此刻李婆婆心里的最后一丝忧愁悄悄散去,脸上洋溢着愉快的笑容,憧憬着未来。
作者简介
镇娟:笔名仙草又飘飘E镇,楚一顽石也。“无才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今有散文、诗歌、随笔等散见于国内外报刊杂志。代表作有《串串仙草》《听雪在飘》、《忆起江南油纸伞》,富贵闲人潦倒不通庶务,愚顽怕读文章。仙草虽幼爱好文艺,却懵懂半世,岁月空添。今悟拾得旧笔端,寥寥创作亦属自娱自乐,只愿在细腻、朴实的文笔中浅蕴着诗意的人生。
17“情感”征文大赛 镇娟 | 我家的珍姑娘
邺 城 文 学 征 稿
《邺城文学》面向大众长期征稿,体裁不限,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要求原创首发。优秀作品也可推荐。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音频。字数要求: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优秀小说可以连载。现代诗歌至少两首。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 微信qh9289
图片?网络 / 审核?春天树 / 责编?云朵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