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兆凤 | 记忆中的家乡(散文)(主播:丁晓青)

关注↑↑↑我们获得更多精彩!
记忆中的家乡(散文)齐兆凤
2021.01.03
家乡,是一种不能忘却的记忆,是思念,是乡愁,是我儿时的摇篮。那里有我勤劳善良的长辈;那里有我的同学和朋友;那里有我青涩、甜蜜、快乐的童年;那里有我的理想和希望;那里有我割舍不了的依恋和情怀;那里有我魂牵梦萦却永远无法回归的岁月。那里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果都深深烙在我的心里。

岁月渐逝,流年转换,可我记忆中的家乡,依然是孩童时家乡的画面,那画面很深刻,至今依旧在我脑海里清晰可见,挥之不去。
那时候,家乡是个很小的村落,几百口人。位于漳河北岸,临堤而建。民风淳朴,邻里和睦。虽然没有什么名胜古迹,但那弯弯的漳河、静静的村庄、蓝蓝的天空、悠悠的白云构成了家乡诗意的轮廓。

春天,漳河大堤岸坡上会开满黄色的野花,一朵连一朵,一片连一片,芬芳美丽,沁人心脾。

蜿蜒数十里防沙固河的槐树林,林木苍翠,黛色悠然,那槐花开的一朵朵、一簇簇、一层层。春风吹来,淡淡的槐花香飘满林间,让人心情惬意,浮想联翩,像幻觉,更像踏入了人间仙境。孩子们在此追逐打闹,爬槐採花,整个树林充满了欢声笑语。
春天的漳河如小溪,潺潺流水,清澈见底,小鱼儿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河面上那粼粼水光,好似闪动的眼波,凝视着春天的秀色。河岸上,绿草茵茵,片片相依。成群成群的鸟儿盘旋在漳河上空,一会儿草地觅食,一会儿河边饮水,一会儿集体唱歌,一会儿林间休憩。我们这些生在河边、长在河边的孩子们,放学后也会成群结队来到漳河边玩耍,有的河里戏水,有的和鱼儿对话,有的与鸟儿对歌,声音此起彼伏,如一场优美的交响乐,飘过漳河,飘过槐树林,回荡在天空中,构成了一幅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画卷。

夏天,那林子里的蝉鸣,水塘里的蛙叫,河边的青蜒,还有那雨后的彩虹,是我们这些孩子说不完的话题,玩不尽的童趣。

雨季,上游水库泄洪,家长会严管自己的孩子,不让我们去河边玩耍。村里的成年男子,会结伴去河里打鱼捞虾,回来给常年很少吃肉的孩子解馋,孩子们流着口水、嘴里含着指头盼着大人的归来。

秋天,站在漳河大堤上,举目南望,沙地里的红薯、花生、大豆、芝麻……尽收眼底,好一派丰收景象。记得在秋日的黄昏里,我们这些割草未归的孩子们,在林边悄悄点起火堆,偷偷跑到沙地里割些大豆,刨些红薯,在枯叶燃烧的豆棵里,寻觅着无尽的秋香,我认为,那是世界上最美味的薯甜与豆香。

秋天的晚霞很浪漫很迷人,色彩斑斓。那五彩缤纷的霞光,象仙女剪下的彩绸,把漳河装点得璀璨绚丽,把村庄染的五光十色。鸟儿映着霞光在漳河上空飞来飞去,真可为“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村落里,炊烟袅袅,晚归的人们,被霞光映红的脸更显得精神和健壮。

冬天,大地散发出一种诱人的芬芳,比百鸟争鸣更能让人心醉,比秋雨更能让人透彻心扉。劳作一年的村民,会在阳光好的地方聚成一团儿,靠在墙根沐浴阳光,用传统的姿势默默地坚守着这块地方,谈天说地,扯东道西。有的把帽子往下一拉,遮住整个脸,不一会儿发出了熟睡的鼾声。

冬天的雪,景色美丽。村庄里处处琼枝玉叶,粉装玉砌,我们这些孩子们在雪地里打雪仗、堆雪人、滚雪球,无比快乐。

这就是我记忆中的家乡,多姿多彩的四季,给我留下了深刻而美好的印象,每每谈起家乡,我就不禁想起童年在家乡生活的快乐时光。

我爱你,我的家乡。
喜欢本篇,欢迎点赞分享
作者简介
齐兆凤,女,1958年12月生人,大学文化,曾就职于金融部门。热爱生活,爱好写作。
主播简介:丁晓青,女,1981年1月9日出生,临漳县广播电视台播音员、主持人、电台主任。曾为《话说临漳》节目主持人、《临漳新闻》主播。现负责电台工作,兼任主持《问政临漳》栏目。
齐兆凤 | 我家有丁香 (散文)
齐兆凤 | 晚 秋(散文) —— 纪念伯母诞辰100周年
邺 城 文 学 征 稿
《邺城文学》面向大众长期征稿,体裁不限,欢迎各类正能量的文学作品。要求原创首发。优秀作品也可推荐。也欢迎大家自带配图、音频。字数要求:散文不少于800字最多不超过3000字;优秀小说可以连载。现代诗歌至少两首。
平台隶属河北省临漳县文联
长按二维码关注
投稿邮箱ycwx866@163.com 微信qh9289
图片?网络 / 审核?春天树 / 责编?ra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