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晓航|我是路北面的人

凤翔县城大致位于凤翔县中心稍靠南,这就简单了,以县城为中心,就有东南西北之分,如果在方位后加个“乡”,可以把凤翔县粗分为东、西、南、北乡。
我出生并长于柳林镇,属于正儿八经、名副其实、如假包换的西乡人;我工作在陈村镇,从地图看,它位于凤翔县城西南方。当地人说自己是西乡人,而我更倾向于它是南乡,因为从柳林镇看陈村镇,它就在正南方,而且南、北乡人的思想观念和处事风格有不同处。
西府大道西段到西凤酒厂南门那条路是柳林镇和唐村乡(现属柳林镇管辖)的分界线,虽一路之隔,两边的人从言谈到举止却有细微不同。北乡人称那条路以南的人叫“路南面的人”,这带有轻微嘲讽和歧视味道,觉得“路南面的人”吝啬、小气、计较,没有“路北面的人”憨厚、实在、大气。
人总容易以自身为中心思考问题。比如北京人眼里全国都是下级、上海人眼里全国都是穷人、东北人眼里全国都是娘炮、山东人眼里全国都不讲义气、四川人眼里全国都不懂享受生活、湖南人眼里全国都不能吃辣。或许在“路南面的人”眼里,“路北面的人”又略显思维迟钝、思想落伍、山大沟深窑窑多、灰头土脸。
这无形中导致了一个有趣现象:北乡人娶北乡人,南乡人娶南乡人,北乡人嫁南乡人,但少有南乡人嫁北乡人;这是站在宏观角度看的普遍现象,当然亦存在特例。如果放大到全国范围看,东部比西部繁华,南方比北方繁华,这种经济发展差异和凤翔县如出一辙。
若细究原因其实很简单。我国东部和南方临近海洋,属于海洋文明,地理环境促使靠海讨生活的人敢打敢拼,勇于“闯海”求富贵;古代海上丝绸之路催化了沿海经济蓬勃发展,积累了雄厚实力,加之鸦片战争后西方列强首先在东部和南方的临海、临江城市开设商埠,当地人的思维观念西化早于内地,经济发展起步早、发展快;中西部大部分地方属于农耕文明,依赖天吃饭,必须保证足够勤劳务实才能获得好收成,祖祖辈辈离不开土地,只能越刨越穷、越挖越落后。因此南方人注重物质层面的羞辱,嘲笑别人时常唤“赤佬”(穷鬼);北方人更注重人的精神层面羞辱,嘲笑别人时会说“损德”。
如果把尺度缩小到凤翔县,东乡更靠近西安、南乡更靠近宝鸡,近水楼台先得月,两地的人思维观念更易被“城市化”;反观北乡被老爷岭阻挡、西乡被雍山阻挡,离大城市远,因此农耕思想更浓,加之交通不便,经济较别处落后。有句话,北乡和西乡的农民还在地里艰难讨生活时,东乡和南乡的人已经卷起铺盖去大城市打工;等北乡和西乡的人如梦初醒、茅塞顿开、恍然大悟,撇掉锄把去大城市打工时,东乡和南乡的人目光已经开始瞄向出国打工。见识决定思维,永远跟不上趟。
《哪吒·魔童降世》有句台词:“人的成见就像一座大山,怎么也搬不掉的。”陈村镇有个自然村叫蔡阳山村,它是本地人眼里贫穷的代名词,不知道为什么大家有这个奇怪偏见。作为异乡人,每次被人问到家在何处,我答:“柳林镇窦家庄,在柳林镇西北方约两公里处。”遇到情商高的人会说:“你们那有个窦举人很有名!”若碰到个别情商低的,言语虽未挑明,眼神却透露出白种人遇到黑种人的神态:“黑鬼,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但我不知道个别人这种心理优越感从何而来?历史上郑国曾是强国,中国人的歧视若谈到“地域黑”,河南人恐怕被同胞黑得最惨。“偷下水井盖”已经给无辜的河南人身上贴了标签,若往前推2500年左右,许多形容人愚蠢的成语也出自郑国,如:郑人买履、买椟还珠、郑人争年。如果你仔细看春秋战国的古籍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凡是被强国按在地上摩擦的弱国,如果出了个有大学问的人,他必定出书讲故事造成语黑强国,让强国成为后世众人笑。因此,中国不良成语绝大多数是互黑成语、狗斗成语。打不赢,我还骂不赢吗?屡试不爽的精神胜利法。
没想到我引以为傲的故乡也成了“地域黑”,这口锅我背了,怨只怨祖上没有出现愚公这样“大自然搬运工”式的倔强老头。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我深爱着故乡,虽然它靠山且经济偏落后。当别人告诉你:“咱们三观不合!”时,你可以平静答复:“站在我的立场看,我也觉得咱们三观不合。”屋后的象山承载着我的童年美好回忆。我们活着吃着山上打的粮食,死去的祖祖辈辈也曾埋在山上;山下有健在的亲人,山上有长眠的亲人,人在这里,情在这里,根在这里,我感恩它赋予我的一切。我们不偷不抢,不坑蒙拐骗,“路北面的人”哪里做错了。这就好比同样是厕所,我是砖砌的,你是水泥砌的,但我们都是旱厕,水厕不急旱厕急,相煎何急?
当个“路北面的人”,挺好的。
作者简介
窦晓航,毕业于商洛学院中文系,宝鸡市作协会员,现就职于凤翔县陈村镇东街中心小学,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和感悟人生,曾在《秦岭印象》《写作报》等刊物发表短篇小说、散文、诗歌多篇。
往期回顾
Review of previous periods
●窦晓航|谈诚信●窦晓航|怀念我的祖母
●窦晓航|如今并不美味的豆花泡馍
●窦晓航|第三极
●窦晓航|漫谈“白家”和“鹿家”的发家史
●窦晓航|绿生活
●“正尚杯”民国时期周家大院征文选登:窦晓航 | 我眼中的周家大院
●窦晓航|面子
●窦晓航|HELLO,树先生!
●窦晓航|苦难的割麦回忆
●窦晓航|祭灶·祭祖
●窦晓航|苦难的割麦回忆
●窦晓航|执事者
●窦晓航|古诗简品
【联系方式】
《雍州文学》编辑部
欢迎您的关注和投稿。
微信ID:gh_fcf994b1b24a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我们努力做到最好!
征稿启事
1.投稿人必须确定本人拥有作品网络版权的处置权,投稿文章产生的版权纠纷由投稿人自行负责。编辑部拥有对作品内容进行适当修订后发表的权利。
2.本平台原则选用原创首发稿件,首发稿件一经采用即视为将网络版权授予《雍州文学》,平台将在文内设置“原创”标识,其他平台转载必须联系转载授权或注明转载自《雍州文学》。
3.散文、小说作品原则不超过5000字,长篇小说提供完整版和5000字以内节选版,单首诗歌200行以内。
4.投稿时应在邮件“主题”栏标注文章名称+作者姓名,并在正文中留下联系电话。
5.投稿时请在稿件正文末尾附上作者简历(含个人近照)一份(平台编辑对简历有删改权)。请务必通过指定邮箱投递稿件,凡微信发送作品一概不予接收。如有图片,请注意图文分开,但指明图片位置和要求。
6.《雍州文学》微信公众平台已获得并将开通微信授权的打赏功能。欢迎读者为自己喜欢的作者和喜爱的作品打赏。我们将在预留平台运营基本费用(10元以内不返还,作为平台编辑、运营费用)的基础上,按照打赏金额50%比例为作者发放稿酬,稿酬最高300元。微信公众平台官方打赏计算期按通用流式模式,返还期一般为自稿酬核算结束起10天。
7.投稿邮箱:凤翔县作协《雍州文学》[email protected]
8.按照稿件投递的先后顺序,责任编辑进行初审,编委会复审,编辑审阅工作将在收到投稿后15个工作日内完成。若自投稿日起15个工作日内未推出即视为稿件不予采用。
《雍州文学》等你来
《时光捡漏》
您的读书笔记

《芳菲随笔》
欢迎你的关注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