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升琪 | 开满灵感之树的绚丽诗花——读张忑侠诗集《红尘遗梦》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时值盛夏,神州频灾。南国多地几成汪洋,北方亦是阴雨不断。加之美帝与印度频频添乱等不悦之事,不免使人在这伏暑之际有点心烦。然而,忑侠老师刚出版的诗集,却像山间吹来一股凉爽的清风,掠过我的心头,驱散了我多日的烦闷与燥热。这本名叫《红尘遗梦》的诗集装帧精美,内容分六辑,共收录了作者204首长短不一的诗作,这是作者从事业余诗歌创作以来大部分作品的一次集中亮相,也是他用诗集这种方式对自己三十年辛勤笔耕的慰藉和阶段性的梳理。就在前些时侯,我县十名作者的诗作以其前所未有的阵容集体在《陕西诗歌》杂志发表之后,紧接着又是杨主席的文化大散文频频见诸省城各大报刊,而宋力行的小说和靳秀萍的散文也紧随其后在《西安晚报》等平台接连发表,值此凤翔文学创作出现空前大井喷之际,忑侠老师这本诗集和年初魏晓婷的长篇小说《酒镇》出版问世,无疑成为其中最耀眼的亮点。下面我就对《红尘遗梦》这本诗集谈几点阅读后的体会和感受。
毋庸讳言,我们都喜欢诗,甚至于都在写诗,但什么是诗,却一时很难用一段话去准确地概括它。艾青说:“诗是由诗人对外界所引起的感觉,注入了思想感情而凝结为形象,终于被表现出来的一种完成的艺术。”也就是说,诗是诗人为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总是在努力寻找一种与之相对应形象的产物。因此,我认为绚丽多姿的诗歌形象,是忑侠老师这本诗集最显著的特点。毫无疑问,形象和意象是诗人创作最重要的元素。而一个优秀的诗人往往就是捕捉形象和塑造意象的高手,形象和意象是被灵感在一瞬间点燃的火花,是诗人的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最愉快的邂逅,是诗人寄托和表达思想的载体。纵观《红尘遗梦》二百多首诗作,作者塑造得最多的便是故乡、母亲、童年、月和梦这些形象了,前四者是可见的客观现象自不必说,而梦则是较为抽象而无形的形象,其次便是众多绚丽多姿、众彩纷呈的其它诗歌形象了,其中作为故乡、童年和母亲形象的诗作在整部诗集中就多达四十几首,而且这几个形象又都是相互关联的。美好的形象往往是充分发挥诗人创作才华的最佳载体和导火索,它会在一瞬间点燃你所有的生活积累,使你一发而不可收拾。例如作者“我是天边飘荡的风筝/母亲就是那根长长的线”“母亲走了/故乡远了/故乡变成朝着那个方向/永远的张望/母亲离开了/故乡就离开了/故乡化作/不眠冬夜里长长的叹息”等诗句,就是对这些形象充分而富有创造性地发挥。于是,故乡在作者眼里就是“长满了浓密苔藓的外婆的老井”,就是“腊八粥的清香烫伤我经年累月的思念”和“因想念母亲像清明雨淅淅沥沥淌了十五年的相思泪”;童年就是“白格生生的胳膊红兜兜”,就是“母亲在针线里穿飞的歌谣”和“小鱼虾在灶膛铁勺里炒熟的香味”。而在作者笔下,月亮能听到深夜的秘密;当她在深夜望月,就想起此时此刻有一个人,也在另一处望月。她望月问月,寻梦忆梦,因情感不同,赋予月与梦不一样的意境:“月啊,你为什么又遮起面纱/是没找到托付你找的人/还是在我无眠的梦里悄然落泪”;“为何月半而圆/为何悬挂中天/装点了多少女子的梦幻/冷落了多少游子的期盼/唤醒了多少旅途的疲惫/朦胧了多少天涯的思念/今人古人为什么一样照耀/千山万水为什么永远相随/兴衰荣枯为什么默默无语/生死离合为什么总关诗意”;“梦/游泳在皎洁的月下/眼波/沉淀在月亮的深处”等等,都是对月与梦这种古老诗歌形象赋予新意的挖掘和创新,写出了自己独到的艺术发现和个性特征。仔细品读这些诗就会发现,忑侠老师总是在形象中思维,并借助形象表达他的思维结果。就像曹操的“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把他壮烈感人的情思包含在“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形象之中,离开了这个形象,所谓的壮心就成了一句豪言壮语。屈原的《离骚》虽是政治诗,但通篇都用形象发言,他的政治理念是寓于美丽而芳香的兰蕙之中的。因为寓于形象的思维,比抽象的说教和议论更有力量。艺术的魅力产生于形象,诗歌一旦离开形象,也就失去了令人感奋的体现思想的物质。别林斯基“诗的本质就在于给不具形的思想以生动感人的美丽形象”这句话,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忑侠老师正是通过她所塑造的众多绚丽多姿、意境饱满的诗歌形象,为读者展现出一个丰富多彩的诗的艺术世界。一位前辈诗人曾这样说过:“诗的情感的真挚,是诗人对于读者的尊敬与信任。诗人当他把自己隐秘在胸中的悲喜向外倾诉的时侯,他只是努力以自己的忠实来换取读者的忠实。”从这个定义上讲,忑侠老师诗中所倾诉的真挚的情感情思,是最容易触疼读者情感软肋的地方。“你是远行的旅人/我只是你的一所驿站/你驻留一段疲惫的足音/明天毕竟要远去/把怅惘与哀寞留遗/人生免不了的悲哀/我也不会免去/你走吧走吧走吧/驿站本就不是久留之地/远去的本就是留不住的足音”这是她在《再次望着昔日的容颜》中,对过去一段揪心往事的回忆,她那受伤心灵的真情倾诉,便会立刻引发有着同样经历读者内心强烈的震撼。不愿相信等待的路程有多么遥远的人,却成为用一生的流浪交换一瞬欢聚的悲哀者,一年两年三年后,再次凝望这个曾导演了她悲剧的容颜,不再有一丝颤音,往昔的痴曾经的痛,化作尘埃落定记忆中,被岁月风蚀成永难忘怀的初恋记念碑。故土情结和思母情结,是一个人生命中永远的牵挂,尤其是离开故土和永失母亲的人更是如此。忑侠老师在诗中对故土、对母亲所表达出的真挚情感,使人感到特别的震撼:“塬上的黄土老了日月/丹江的晚霞染红了思念”“岁月把丹江熬干了/故乡把游子想老了”“我把眼泪酿成了酒/在岁月的饯别宴上慢慢的饮”等刻骨铭心、望一眼就永难忘记的金句,便是她用魂牵梦绕的思念对故土凝聚成深深的爱。“妈妈我爱你/如林中瞬间升起的晨雾/如雨后清新明了的安谧/妈妈我爱你/在时间无始无终的长河里/在空间无边无际的海洋里/妈妈我爱你/天堂的路究竟有多远/我在尘世你在梦里”“我愿把时空穿越/用最柔软的目光/把你眼角的皱纹抚摸”以及“给我一缕温暖的阳光/我就洒在青海湖面/收集青海湖所有的蓝/把回忆漂染/染出母亲喜爱的布料/托青鸟捎给天国”等等,读着这些令人怦然心动、无限感伤的诗句,我仿佛看见作者临窗遥望商洛老家那深情的目光,又依稀听到她思母的泪水打湿键盘时的啜泣声。她对母亲的怀念唤起我对已逝母亲同样的怀念,于是,我便在她的诗中也悲伤着我的悲伤,思念着我的思念,寄托着我的寄托,这便是艺术所产生的情感的魅力。
艾青说:“诗必须具有一定的思想内容,没有思想内容的诗,是纸扎的人和马。”他还说:“一切艺术的建筑物,必须建筑在坚如磐石的思想基础上。”很显然,忑侠老师的诗正是这样做的,她的诗作不论是细腻隐晦的情感表达与政治事件的鲜明观点,还是情景交融的山水抒情与人生思考的感悟发现等,都体现出了一定的思想内容。在这方面,她的《喜迎澳门回归》《祖国的声言》《你的墓碑不再无名》《致曙光救援队》和《端午祭》等诗作,尤为突出。诗人的家国情怀和积极向上的正能量,无不感染着每一位读者。而诸如“生命就是一次旅行/出发/就是为了有一天/回归”“就像晨曦邂逅彩霞/没有燃烧/就没有绚丽”和“华贵的外表难掩空洞的内心/朴素的装束遮不住骨子里的高贵”等哲思妙语,都给读者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忑侠老师不但热受生活,富有爱心,而且还是一位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的诗人,她在抒个人情感之悲喜,写故土旧地之念想,发思古圣贤之情怀,寓花鸟树木之所感的同时,像“关注沉默的大多数”的作家梁晓声那样,也把笔触伸向当代的社会现实:“太阳是火/我是柏油/浑身漆黑/在白热化的烘烤中/流了化了/身段变形扭曲/还是摆托不了被碾压的命运/无数次千斤万两的负重/我坑坑洼洼/浑身伤痕/终究被铲除/清扫至垃圾堆/但我的废墟/还会长出花草/散发芳菲/只要我的生命/还能滋养/还有粪肥/然后我大声呼号/让塔吊再一次升起/我把恐高淬炼成生命的坚毅/那怕肩背层层勒痕/我用负重堆积出生活的甜蜜……/任凭烈日炙烤/我黝黑的皮肤足以防御/我遒劲的臂膀足以抗抵/我愿把高楼大厦/用铁的脊梁撑起/我愿把悬崖沟壑/铺成命运的铁轨”这首形象独特、直击心灵深处的诗作,是她对烈日炙烤下依然站在脚手架上的千千万万个为城市建设流汗打拼的底层农民工的同情与放歌,这种叹民生之多艰、歌民众之奉献的铿锵诗篇,出自一位弱女子之手,实在是令我等男子汉既汗颜而又对她顿生敬佩感。忑侠老师是全县有名的德艺双馨的教学能手,更是像家长一样疼爱自己孩子的母亲,眼看着一个个学生沦陷网吧,沉迷手机,她奋力地把挽救的双手伸向他们:“网络是双无形的手/往往从背后掐住咽喉/一旦陷入它的指掌/青春的活力就会窒丧…/我在游戏黑洞里拼力厮杀/我在网络风暴中奋力挣扎/徒步徒手/没有打伞/也没有带灯/唯有爱与执着伴我同行/但她恨铁不成钢般耗尽所有心智,还是没能拉回有些网虫,于是,她不甘心地彻夜难眠,叹息着发出这样的感慨:“光啊/你能穿透黒暗/却未必能透过他的那扇心门/你能照亮夜路/却未必能照亮他的那片天地/我跋涉半生/仍然走在风里/路灯的光里流淌着古曲/那是我千年祈祷的梵音……”同时,她更以一个教育工作者的良知和崇高的责任感大声疾呼:“孩子/请你走进春天/让觉醒的信念赶走青春的迷茫/让大自然的善美祛除网络的虚拟/让纯真的梦想散发泥土的清香……”真可谓爱之深、痛之切啊,忑侠老师对自己学生苦口婆心、母亲般的大爱真是难能可贵、感人至深!著名诗歌评论家谢冕曾说过:“细腻而扎实的观察体验,是创造性想象的前提。”正因为如此,黑格尔更强调:“艺术家最杰出的本领就是想象!”其实,丰富的想象皆来源于生活,想象和形象的新,在于生活的深,一个热爱生活的诗人,必然是有着旺盛艺术感受力的。诗歌拒绝冷寞,很难想象,一个对生活丧失热情的人,能登山情满于山,观海意溢于海的。忑侠老师热爱生活,热爱大自然,她有着一颗天生敏感而炽烈的诗心,更有一双发现美捕捉美的慧眼,四季轮换的景致、日月山水的浩阔、花木鸟兽的物语、生命思考的感悟等,都成为她笔下优美的诗篇。她追求美描写美,更塑造美装扮美。银装素裹的东湖公园里,她是着一袭红衣以身入画的踏雪丽人;姹紫嫣红的春天校园中,她是一朵灿然怒放的白玉兰。在她眼里:“明月是盛开在水中的莲/莲是月的今生/月是莲的来世”;她像“一只鸟/只所以扑打着翅膀/用尽全力飞向遥远的苍穹/是因为天空某个制高点上/有它心的向往!”在她眼里苏武“卧在地窖里/就是卧在大汉天子的怀抱里/拄着节扙/就是拄着整个大汉江山”!她时而《在时空的隧道里盘桓》;时而又《很想和你一起去看海》。她为《窗外的冬天》“迷茫了远方的云天”而愁眉不展;却为《心里的明灯》“爱依然亮着”而执着坚定。她为《树的守候》,“怕一个转身,便不再是地老天荒”;她是《风中的落叶》,“春去春回,花谢花开,到哪里去/便从哪里来”。她既想在《七月,许自己一段最美的时光》,又想在《八月,续一场花事的约定》。她曾想象自己是《丹江的一条小魚》,“却又想变成一只扇贝/在生命的疼痛中/把自己凝成珍珠”;忽然在一《闪念》间,“却想变成一阵雨/生命如此短暂/我只想落得简单”。她说,《只为与你相逢》“我愿把自己变成一盏灯/夕夕伴你夜读/朝朝为你守候”;她说,《如果可以》“我愿乘月归来/夜夜与你相约桥头/听流水潺潺/岁月靜静老去”;她怕《转身,遇到秋》,却不曾想《转身已是秋》!她常常《习惯》“在时光的河边/一眼看到对岸/却常常忘记/自己身在那边”;她在思考《生与死》的真谛:“生/原是为了出发/死/本是为着回归…/生命的意义/就在一路观赏/一路经历”!她轻盈得像“湖水在风中笑成一道诡秘的波纹”;她又坚毅得如同“把根扎进岩石绽出一片金黄的石菊”!徜徉在忑侠老师诗歌形象的百花园中,真是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她运用多种抒情手段,力求在构思和塑造诗歌形象方面做到尽善尽美,出奇出新。在表现技法上,她想象丰富奇崛,比喻贴切准确,拟人形象生动,语言精爽干练,真正做到了情景交融和毛苌在《诗大序》中提倡的“情志并重”,思想性与艺术性达到了高度的完美统一。而诗集中仅有的几首填词,融新意于古风,尽显老道之功底。一篇诔文《情殇》,痛楚苦涩,灼灼刺心,颇具《离骚》之悲怆。而她给诗作起的篇名,非常吸引读者眼球,比如像《品你,在岁月的酒里》《我看见睡意朦胧的边上》《阳光的味道》等,往往看一眼就想赶紧读下去,有兴趣的读者不妨细细品味。欣赏着忑侠老师绚丽多姿、五彩缤纷的诗作,简直就是一种美的享受、美的陶醉!就像杨副主席在诗集序言中所写:“读忑侠的诗,就感觉到宛若看一个优雅如斯、明眸善睐、清香如兰的善良女子正浅吟低唱,或在浣沙,或在憧憬丁香花般美丽的一个清梦,顿时你会神清气爽,气定神闲,直至惬意无比。”是啊,我千思万想,苦苦寻词觅句要形容的,不正是这种绝妙的感觉和比喻吗!忑侠老师多才多艺,是一位文学创作的多面手,写诗是她的强项自不必说,而且散文和短篇小说写得都非常有特色。再者她不但歌唱得好,诗文朗诵得好,还能创作歌词和小剧本,她与刘建生创作的《柳林等你来》的歌词,经卫东作曲后,已在酷狗音乐和QQ音乐全网发行。特别是她前几年为《伤城》,去年到今年为《热土》《酒镇》等长篇小说写的文学评论,更是展现出一位大学中文系高才生不凡的专业水平。特别是在《雍州文学》推出的赏析经典宋词的《历史深处的情歌》系列美文,还有今年疫情期间,针对停课宅家的中学生“量身定制”的《走进先秦诸子》的系列解读文章,在进一步彰显她深厚广博的古诗词和古文功底的同时,更是在县域文教系统引发广泛而热烈的反响。诗言志, 文以载道,但诗和文却都因人重,正是忑侠老师的人格力量成就了她的文学创作。在这里,我真要感谢当年的有关人事部门,给地处渭北的这个凤翔县城,分配来这么一位才华横溢的商州美女,是她像温暖湿润的季风那样,把大秦岭深处的神韵灵气一股脑地带给了先秦古都的凤翔,又是她像山中的精灵似的,用故乡附着在贾平凹身上的天赋鬼才繁荣着凤翔的文学创作。她是才女中的才女,是佼佼中的佼佼者。凤翔文坛因她而更加熠熠生辉,而她依凤翔三大文学平台更加光彩照人。忑侠老师曾说过:“写作是为生命留下痕迹的最好方式!”她在《岁月的痕迹》一诗中,同样表达了这种观点。“满河落叶满河梦,一树枫红一树诗”!欣赏着开满灵感之树绚丽诗花的这本诗集,我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草草写下此文,以作为我的阅读欣赏体会。美哉忑侠老师,美哉《红尘遗梦》诗集!二0二0年七月三十日于雍州两忘斋
END
▼往期读书会回顾▼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公众号转载须联系授权)
主 编 | 风 行
责任编辑丨 素 笺
后台编辑|春风十里 微 微
主编微信:google19820728
投稿邮箱:sgjltougao@sina.com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