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文廊 | 裕泰品茗,观诸主顾

_
_
_裕







读老舍先生的作品如同身处市井之中,观人生百态。茶馆既提供了一个探听市井之事的好去处,又将社会浓缩进来演绎时代变迁。老舍先生《茶馆》中的“裕泰大茶馆”便是这么个场所。正如老舍先生所说:“茶馆是三教九流会面之处,可以容纳各色人物。我不熟悉政治舞台上的高官大人,没法子正面描写他们的促进与促退。我也不十分懂政治。我只认识一些小人物。”这些市井中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在老舍先生的笔下,变得有血有肉,性格鲜明。
_壹
_ ·主要人物·
1.“低眉顺眼”王利发
裕泰大茶馆的掌柜王利发从父亲那里继承了这间茶馆。为了让这间茶馆好好经营下去,他学会“父亲遗留下的老办法,多说好话,多请安,讨人喜欢。”年纪轻轻的他精明世故,逢人说好话,讨人喜欢,只求一个安居乐业,这是再简单不过的诉求。但生逢乱世,在那样一个年代这样的诉求也成奢望。因此,他处处小心,远离实事,将“莫谈国事”四字张贴在茶馆最显眼处,茶馆中有主顾谈论国事,便赶忙劝说:“诸位主顾,咱们还是莫谈国事吧!”随着时局越发动荡,这纸条也愈发大了。如若不愿卷入世事纷争是王利发这类市民的无奈,那面对“宋恩子”“吴祥子”们道出“我忘了姓什么,也忘不了您二位这回事!”这样的谨小慎微、卑躬屈膝,可以说是这类人无处诉说的心酸。王利发为了活下去,“老没忘改良,该贿赂的,就递包袱”,可世道不让他活着,忍耐一辈子的王利发也终于发出呼喊:“单不许我吃窝窝头,谁出的主意?”他从第一幕青年时期继承茶馆,到第二幕中年遭遇世事变迁想要改良,再到最后一幕饱尝世间冷暖选择自杀,他的一生是那个时代每一个“低眉顺眼”的小人物的缩影,以为跟随改良就是希望,然而迎来的却是一次次绝望。
王利发这一贯穿全剧的主人公,其形象极具代表性。他精明能干,时刻不敢落了时局半步,处处改革。虽然做买卖有些自私圆滑,但人总还是正直的。他处处谨小慎微,给别人鞠躬请安一辈子,逆来顺受,不敢反抗。到最后也没有像他所期望的那样,安安稳稳渡过一生。王利发尚有一些资产,仍落得如此凄惨的结局,何况底层贫苦百姓。王利发们的经历结局预示着这个黑暗的社会已然到了尽头
2.“实业救国”秦二爷
属于民族资产阶级的秦二爷是老舍先生着墨较多的另一人物,老舍先生以秦二爷前后状态的对比来刻画这一形象。秦二爷初出场,“穿得很讲究,满面春风,走进来。”此时他决计变卖祖产,开顶大的工厂,实业救国。但正如鲁迅先生说过:“学医救不了中国人。”第三幕再出场的“老的不像样子了,衣服也破旧不堪”的秦二爷终认识到实业救不了中国,世道的枷锁,外来经济势力的把控,他有心无力。意气风发一心救国的秦二爷在经历种种变故后只得对自己的结局,对那个时代发出这样的控诉:“有钱呐,就该吃喝嫖赌,胡作非为,可千万别干好事!”
秦二爷自认为有能力依靠实业拯救国家,但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制度下,在封建官僚、帝国主力的双重打击下,他的生存圈逐渐萎缩,直至破产。他的悲剧不仅是个人的悲剧,更是当时社火整个民族资产阶级的悲剧。
3.“满身正气”常四爷
说起茶馆里的老主顾,必然少不了常四爷,这是茶馆中最正面的一个形象,他的形象是通过与松二爷的对比及本身言行塑造起来的。第一幕中他俩都是八旗子弟,吃着“铁杆庄家”,衣食无忧。这老北京旗人爱养个鸟,“松二爷文绉绉的,提着小黄鸟笼;常四爷雄赳赳的,提着大而高的画眉笼。”俗话说“文百灵,武画眉”从二人所提鸟笼以及神态不同,可以看出常四爷是一位豪爽之人。再看二人在对待刘麻子这“说媒拉纤”之事,松二爷只是打趣“这号生意又不小吧?”常四爷却是责问刘麻子真有狠劲儿,竟干这路事!松二爷在国家危难之际只关心体面的洋东西,常四爷却透过这些洋玩意看到国家境遇。到了第二幕清政府灭亡,军阀割据,常四爷和松二爷再次登场二人又有了新的差异。“常四爷提着一串腌萝卜,两只鸡”特意给王掌柜送来,以解王掌柜开张无菜的燃眉之急。此时松二爷穿着寒酸,提着鸟笼走进来给王掌柜道喜。没了“铁杆庄家”常四爷“自食其力,不含糊”卖力气过活,松二爷却宁愿挨饿也不愿拉下脸面寻个活计。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不服输,一身正气的人,到最后落得个“没有寿衣,没有棺材”的结局。无论是富家公子,还是一个卖花生仁的老人,他“爱咱们的国呀”可无人爱他,他的一生都在与时代抗争,终究拗不过时代的洪流。
常四爷的悲剧源于他总认为只要不服输,便可以在这黑暗的社会中划开一道光亮,然而这通天的黑暗不断吞噬掉他的努力,将他一步一步推向更贫寒的深渊。
《茶馆》通过描写王利发、秦二爷、常四爷的人生际遇,塑造这三类小人物形象,安排三人最后撒纸钱祭奠自己,来葬送清末、军阀混战时期、国统期这三个时代。在茶馆中除了这类小人物,老舍先生还巧妙安排了刘麻子、宋恩子、吴祥子这类人穿插其中。
_贰
_ ·次要人物·
“说媒拉纤”的地痞无赖刘麻子;蛮横狡诈的宋恩子、吴祥子;厚颜无耻的唐铁嘴。这几类人身上印刻着民族劣根性,时刻警醒世人。在剧本中老舍先生又安排这三类人以子承父业的形式贯穿全剧,以命运的轮回揭示不断重复的悲剧。历史时间线虽然不停地纵向推进,但轮回的命运不断使人重陷绝望,这种人物命运安排更加重了《茶馆》的悲剧意味。老舍先生以世间轮回方式塑造剧中的这三类次要人物,不仅增强故事的连贯性,这三类人物的形象也更深入人心。
三万多字,70多个人物,跨越三个时代,老舍先生的《茶馆》展示了那个时代的人生百态,也是埋葬祭奠那个千疮百孔的社会。一座失落的老茶馆,连同里面的人一起消失在时代的洪流中。
_叁
_ ·拓展延伸·
1.《茶馆》剧本是以沈处长连说两个“好(蒿)”结尾,而1958年人艺首演《茶馆》时,将沈处长的戏份删去,可以思考哪种结尾会更好?这两种结尾各有何用意?
2.作为一部戏剧作品,当通过戏剧方式呈现出来时,可以捕捉到更多舞台细节,更能感受剧本中的力量。试改编《茶馆》部分片段,带着自己对人物的理解进行演绎。
参考文献
[1]老舍.答复有关《茶馆》的几个问题[J].剧本,1958(5).
[2]孙延荣,陈宁宁.一曲小人物的悲歌——老舍《茶馆》再解读[J].山东农业大学学报,2005(1).
[3]梅梓.社会变迁下一曲小人物的悲歌——从《茶馆》中裕泰茶馆的兴衰看王利发的性格变化[J].安徽文学,2009(5).
_
作者 | 王文锦
编辑 | 杨雨晴 赵鹏爽
审核 | 黄子寒 杨闪闪 郭茜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