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辛亥革命、秦桧站与立、圆明园存与修,怎么铭记历史?)

中考命题:
艺术家金锋为秦桧夫妇塑造的站像在上海一家艺术馆展出,引来千名观众的围观。
明正德八年(1513年),杭州府都指挥李隆在西湖岳飞墓前,第一个铸造了秦桧、王氏、万俟芮跪像,迄今已有整492年。
金锋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为秦桧塑站像的人。
作者金锋接受采访时说:“当代艺术越来越讲究与社会融合,为秦桧夫妇塑站像不是为他平反,而是为了呼吁现代社会要重视人权和女权,因为秦桧夫妇的跪像是过去人权和女权被侵犯被压迫的最好表现。人触犯法律,自然有司法机关追究责任,但谁也无权逼人下跪,或者死后塑个跪像什么的,这都是侵犯人权的表现。”
你同意他的观点吗?我们应该怎么铭记历史?
阅读以上材料,请任选一题作文,除诗歌外文体不限,不少于600字。
1.请以“秦桧的跪与立”为题写作。
2.请以“不废江河万古流”为题写作。
3.请补充“ 历史”写作。
写作指导:
俗语曰:男儿膝下有黄金。中国人跪天、跪地、跪祖宗。跪,也许是对天地的敬畏,对先人的追怀和祭奠。而人与人之间的跪拜,所敬畏、所尊崇的到底又是什么呢
社会变革了,移风易俗,跪礼也不再。但也偶有“跪族”出现:先有辽宁庄河上千民众因土地补偿问题在市府前集体下跪维权。后有广东化州梅子坑移民雨天长跪于市政府门前,无人理会,且还被指“在这下跪也没用”。
这些官员将制造什么样的历史呢?
外国亦有“跪族”:三十年前,总理勃兰特在华沙犹太人纪念碑前下跪,德国统一后科尔、施罗德又跟随着勃兰特的脚印来到这座死难者纪念碑前,科尔下跪,施罗德为二战中的受难者敬献了花圈。施罗德还在死难者纪念碑旁安放了一个维利·勃兰特纪念碑,在纪念碑的浮雕上雕刻着勃兰特下跪时的情景,当年那一幕历历在目。 曾经有人问过当地的犹太人:你们恨德国人吗?他们说不恨,因为德国是一个光明磊落的民族!
德国的总理们,不能改变历史,但似乎能改变人心的向背。
还记得若干年前,冯小刚曾为雅虎做过一个广告宣传片《跪族》:暴发户秦总为了能购买血统纯正的名马,以官居显赫、妇孺皆知、二十四史上有传、贵族为关键词寻根溯源,最后把自己的祖宗锁定为大奸臣——秦桧。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后来就坦然、欣然、陶然了。
秦桧地下有知,是不是会含笑九泉呢?
秦桧跪着,侵犯人权,圆明园废墟保留是不是会影响中英、中法关系呢?纪念辛亥革命是不是会破坏满汉民族关系呢?
还记得多年前就有人对岳飞是否是民族英雄提出过异议,他们是否也认为尊戚继光、郑成功、杨靖宇为民族英雄也可能破坏中外友谊呢?
施罗德总理的话应该是最好的解释:勃兰特总理用这样一个特殊的方式告诉人们,忘记历史意味着背叛,勇敢地背负起历史的责任,才能走向明天。
不知怎地,我想起卡扎菲之死,穆巴拉克之困,萨利赫之逃······
还记得聂华苓在《亲爱的爸爸妈妈》一文中写道:人是健忘的。不记仇,很对。但是,不能忘记。
是不是秦桧塑成了站立之姿,他就不是奸臣了呢?在历史上、在人们的情感世界里,他永远是跪着的。
余秋雨先生对待历史的态度也值得我们思索:还历史以真实,还生命以过程。
赐秦桧平身塑像 予历史客观宽容
郝斯年
古木苍苍的岳王庙里,岳飞将军紫袍金甲,气宇轩昂,按剑而坐;岳墓墙根的铁栅栏中,秦桧夫妇满脸谦卑,反剪双手,赤身长跪。过去的几百个春夏秋冬里,秦桧夫妇的跪像沾满了人们的唾沫星子,甚至12次因为游人的毁坏而被迫重修。乾隆时文武双科状元秦大士,曾喟叹:“人从宋后羞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说岳全传》中那个心狠手辣、卖国求荣的大奸臣被人们死死地钉在了华夏民族的耻辱柱上。
当秦桧夫妇在上海博物馆“站起来”的时候,无数网民痛斥这样美化民族罪人的行为,认为是对民族精神的亵渎。他们嘲讽:“弘扬中华文化的今天,秦桧似乎俨然师表,岂不耐人寻味?”但也有人大肆为秦桧打抱不平,认为秦桧促成了南宋和金的和平共处,对南宋的经济发展有很大的推动。
那么秦桧究竟应该站着,还是跪着?换言之,我们应该持什么样的历史观
“以铜为鉴可正衣冠,以古为鉴可知兴衰,以人为鉴可明得失,以史为鉴可知兴替。”既然以史为鉴,就必须是真实的历史,不能戏说古人;既然要知兴替,则必须客观地看待,不能一叶障目。
在我看来,国人应该学会直面站立的秦桧。赐予这个历史罪人站立的姿态,不是遗忘他卖国求荣、迫害忠良的罪行,更不是为他的所作所为“平反昭雪”。赐予这个历史罪人站立的姿态,是要我们客观平等地看待一个人的功过是非。跪着的秦桧,是前人眼中的秦桧,滔天罪行,有太多的情感因素;站着的秦桧,是历史眼中的秦桧,有罪亦有劳,是现代道德观重新判定的结果。巍巍中华是一个多民族国家,抛开狭义的爱国观和民族主义,我们不能否认南宋与金的合约推动了历史的进步,这样看未必不是一个客观的眼光。
赐予秦桧站立的姿态,正是对历史的宽容和铭记。聂华苓的《亲爱的爸爸妈妈》中,塞尔维亚人对纳粹大屠杀历史的铭记令我触动颇深——“没有仇恨,没有愤怒;只有悲哀和记忆”,只有反思与警醒,只有对暴力的反抗和对自由的执着。这是世世代代“人”的声音,是文明对待历史的态度。唯有这种态度,才能够推动社会乃至文明的进步。有人说,什么时候中国人能够不用践踏尊严、抹杀功绩的方法惩罚人,不用对着罪人吐痰的方式进行没有实际意义的爱国主义教育,不用毁坏雕像的行为表现自己的爱国和高尚时,中华民族就真正进步了。
赐秦桧平身塑像,不是对历史的遗忘和背叛,也无关民族精神和道德滑坡;予历史客观宽容,不仅是我们的义务与责任,更是民族精神升华和文明进步的需要!
教师点评:
俗语云:盖棺定论,现在看来,棺盖了未必能定论。秦桧害死岳飞当属铁案,何人能翻呢?即使有人喊着“千古奇冤”,也不必理会,更不必生气。此等人哗众取宠,终将被历史的铁面所驳回。
秦桧是“跪还立”却值得讨论。
本文作者没有对“跪与立”进行表态,而是关注这些观点背后所持的历史态度。历史该不该包含太多的情感因素呢?答案应是否定的。词作大家乔羽的人生名言“不为积习所蔽,不为时尚所惑”稍改加动,即可做我们的历史观:不为历史所蔽,不为潮流所惑。
小作者的明达则在情感的节制。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