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了,哥哥

这是藕的第231篇涂鸦
藕记
哥哥走了十七年,唐先生仍在此地独活。
世人此际总要纪念哥哥,可是活着的唐先生才是真正勇敢的人。
恕我僭越,仿唐先生口吻涂鸦此文。
哥哥:
从来每一年的四月,都由你开始。
风里有你的消息,人们在传说着你。十七年了,你依然是四月不变的话题。
总是,自你离开的这一天起,春风迟来,早樱盛极。
我走在恍若从前的世间,淋那花瓣的雨,听你唱过的歌曲,睹路边勾头呢喃的情侣,一切美好的东西渐次显现,而你,不在我身边。
我要怎样分享给你,我所见所感,你说。
哥哥,最近,我再次被太多太多的过往包围。
二十年前的信物,你送我的那件恤衫,你的一段旧影片,你写在字条上的只字片言,桩桩件件把你拉回我跟前。有时晃神之间,忽然半空中有你一声低唤,唐唐,你还好吗?仿如从前一般温柔眷恋。我会出声答应你,哥哥,你在哪,我都好,只是想你。
哥哥,我依然清楚地记得,那时的我们,是怎样的艰难,才能终于在一起。
我认得你,一颗落在我生命里熠熠生辉的星,你笑看我,说前半世怎么未曾即刻邀请我进入你人生。
我曾担心人们在身后指指点点非议你我不伦,害怕即便相爱至深,我们亦不得不时时处处躲藏避开世人。是你说,唐唐,没关系,交给我。有你这一句,便是已知此后命运将有曲折离奇诸多艰难,想到有你同往的未来,我抛下一切思虑慨然应许。
哥哥,你总记得我们曾经有多快乐吧。
你在喧哗嘈杂的人际放你与生俱来的异彩,我在帘幕层重的房间默默守候你的归来。日日夜夜,夜夜日日,我多么愿意一直这样事无巨细为你打点。他人只见你一张俊脸赞你巨星光焰,我却看得到你光鲜之下易碎的一面。我一直都明白你的不易,你的孩子气,你偶尔强悍,更多柔软。你要信我,我懂你比你想像得更多。
哥哥,你不知道那一次狗仔面前你牵起我手,我多么惊喜。你的不惧流言,令我有了从此与你一世并肩的勇气,哪怕什么艰险。我好开心此后与你有关的梦终于能够一一成真。我们不用永远偏安在人烟稀少的世间一隅,我们可以在白日中安心携手同行。世界亮得耀眼,我每一天都从睡梦中笑醒。花鸟虫草,微风流云,无一样不美好,只要我们在一起。
哥哥,我好生你的气。气你这样忽然放手,把我独自留在这冰冷黯淡的人间。说好的余生同行,约定的一生挚爱,你怎可背弃承诺。我用尽力气苦等你痊愈,竟然等到你撒手的消息。其实哥哥,再坚持一程,你一定可以好起来,我们一定可以有幸福的人生。你怎么就不肯信我。
不要走,求你,我那么大声唤你,我要你回来。
你却在异度的空间里久久沉默。
你走之后,哪里都是你啊哥哥。
我一个人饮茶,一个人读书,一个人出街,一个人整理,然后一个人睡下,常常睁着眼数时间。茶杯里有你,书页里有你,橱窗里有你,瓶瓶罐罐角角落落里有你,枕边空出的一截,还是有你。
我一个人呼吸本该一起呼吸的空气,我一个人散本该一起散的步,我一个人吃本该一起吃的早餐。我真的好生你的气。凭什么这样丢下我。你还欠我一场说好的旅行,欠我一顿亲手做的餐饭,欠我走一遍月光下的沙滩,还欠我无数无数场电影。你可知你这样匆匆的离去,忽如抽走我一半的生命。我有答应为你活过你的那一份人生,可往后的路满眼都是崎岖的坡教我真的好灰心。
十七年了,我在此踽踽独行至今,一直忍住不让滚烫的眼泪沾湿我的衣襟。
哥哥,这个世界终于还是变了许多,有时我看不太懂。我只见人们在社交媒体上大秀恩爱,却在真实的关系里耻于表达真心。人们对着艺人大叫老公老婆,却把身边最应珍惜的爱侣推开。他们为什么不肯好好在一起,为什么在遇到真爱的时候都不能生出勇气。如果他们知道很多时候一生只有仅有的机会相爱,会不会还这样时时冷漠常常伤害。
哥哥,我一个人也有在郑重地生活。好好吃饭,经常健身,照顾我们的狗狗,替你出席属于你的颁奖礼,感谢你的粉丝依然记得你。我都还好,只是,想念太浓的时候空气会变稀薄,那样的时候我不得不大口一些呼吸。
哥哥,你在的时候我害羞说出口,现在我想说,唐唐依然爱你。
你要好好的,等下一次我们在某处相逢。
图片来自电影《阿飞正传》
不愿放开你的手 此刻可否停留 爱的乐章还在心中弹奏 今夜怎能就此罢休
四月沉默,再无回声I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