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酒店隔离记,新冠疫情带来的人生新体验(多图长文)

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挺幸运的人,自己在这个世间的获得,远大于付出。
拿读书来说,只是按部就班完成作业、并没额外刻苦,却能小学到大学一路重点地上,全凭考试运好。当然,脑子不笨,可老天爷给个啥样的脑子还不是靠运气。
考试运好,还体现在一切类似考试的场合。每次都得提在中国考驾照,最让教练担心的我一次通过,平时水平最高的反倒考了好几次。
考试运最最神奇的体现是考雅思的时候。作为标准哑巴英语的我,最弱的是口语和听力。听力填空问某人哪年出生,我根本没听到,可当时不知哪来的灵光,果断地填了自己出生的年份,谁成想竟是对的!老公听了都直呼没天理,他是明明听懂了,却总是少个S之类的丢分。口语时,我抽到的话题都关于孩子和教育,作为全职妈妈,还能有比这更熟悉的领域吗?
因此,我的成绩比实际水平高,特别是写作,在只复习了两个多月、且没上过雅思班的情况下,一考就拿了七分。本来也没觉得有啥,后来听人说,好多读雅思班的去考很多次,写作都很难上七。或许,那是我长期码字锻炼了逻辑思维和语言组织能力的额外收益吧。特别是在一拿到题目必须毫不犹豫地涮涮开写的有限时间内,从构思到落笔的速度太重要了。当然,运气也是必须的,我遇到的题目不刁。
略涉一点儿玄学之后,发现自己的八字和紫薇排盘显示命带文昌,或许是一种应验吧。
写这些,又像在显摆,其实是想说:我这人,无论先天资质还是后天努力,都差强人意,又任性又懒惰,不上进还美其名曰“佛系”。可无论如何,从小到大,内心的幸福感都非常确定,也不知是哪来的优越感。说不定旁人眼里的我挺可怜的呢。
确实也是,我总结自己的大半生,除了学业和婚姻挺顺,别的大事都挺坎坷。自小体弱多病,少年父亲早逝,又是流产又是不孕,孩子生得险象环生,移民办得枝节旁生,刚到澳洲就遭窃损失近十万人民币……虽然最终结果都不错,可过程磕磕绊绊,特别考验心态,若内心没有一定的承受能力,会活得很痛苦。
好在,我是纯粹的乐观主义者,哪怕再惨的境遇,都能挖掘出让自己快乐的点滴。有时觉得自己真像打不死的小强。因此,在我眼里,上述种种坎坷,也都是我的幸运!它们让我更懂得感恩和珍惜当下所拥有的一切,它们磨练出我永远积极的心态,并因此受益。无论何时,只有你笑,才会感召好事降临。
当然,我也谨记中医对我的告诫,他说:“你有一颗强大的心脏,也就是中医所谓的心君很强大,所以你多才、写文章有说服力,但是你也在过度地消耗它。心君越强大,你越会享受它带来的快乐,比如你的各种才华和说服力、甚至是XX,但是太强反而易折,这就是道家思想,越强越不能放纵自己。”
看,我总跟朋友吹嘘自己有眼光,在茫茫网海凭空就能找到如此让我受益的明医,注意是“明医”,不是“名医”。真正的良师益友,甚至无需谋面,只需三言两语,便能洞悉你理解你提点你。
所以啊,上周忙得公众号断更,心里一直不安,想起中医老师的话,便不再自责。告诉自己:好好活着为重,健康没了啥都没了。要放松、放低,别人真没那么在乎你发没发文,何况读者那么少,别搞得好像身上有多大担子似的。
中医老师说他以前也写过文章,所以特别知道,写东西是很耗伤心血的事情。科学家不是研究过嘛,大脑对能量的消耗最大。码字看起来坐着不动,其实能量都在暗暗损耗。你看,以码字为生的人很少胖子,枯瘦的比例很高。不信试试,给你个命题,不用多,就写三千字,相信许多人宁可跑去干体力活吧。
突然有一天,我有了更奇妙的发现。原来,我们所经历的一切,全都是自己的召唤!
举个例子。在中国普通话考级时,拿到的口语题目是“你向往的地方”。短暂的思考之后要连续讲几分钟。我毫无准备却毫不犹豫地说:“我向往的地方是澳洲,因为在电视看到那里的生活环境更贴近大自然……”
那些话,纯粹是我应付考试的信口开合,我们压根儿就没想过要出国。谁知,老天爷听完竟当了真。过后没多久,就降临了一个澳洲的工作邀请给老公。生性保守的老公本要拒绝,可贪玩的我想学三毛走天涯,就各种怂恿。
于是,在前途未卜去留未知的情况下,我们冒冒失失地扔下国内刚刚走上正轨的一切,出国玩儿来了。玩着玩着,孩子爱上了这里的一切,我们也就为了孩子而决定留下。有没有可能,这个人生轨迹的巨大转变,仅仅缘自于我的那句“我向往的地方是澳洲”?
自从迷上三毛起,我就想要过一个有起有伏的人生,不要一眼望到头的平淡日子。你看,老天就真的帮我实现呀。让我尽情地在那起起伏伏。旁人看着都累,身处其中的我,得有多刺激,酸甜苦辣都尝了个遍!拿我的话说是:把一辈子活成几辈子,值啊!
当然,慢慢变老了,也开始知道享受安稳的日子。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这不,新冠疫情一来,老天爷又没放过机会,再赐给我一场新鲜的体验。
原本只是回国过个春节陪老妈过过生日,没成想一头钻进了新冠疫情的漩涡。这漩涡越搅越大,全世界都乱了章法。而我,在漩涡中浮浮沉沉,最终算是平安地回到悉尼。
今天就回忆一下在悉尼酒店隔离的那两周,记录一下新冠疫情带给我的人生新体验。
试问,有多少人能有这样的机会,在连续两周的时间里,完全不用见人,完全无人打扰,完全拥有属于自己的时间和空间,足足两周!连续两周什么活都不用干,却无需有一丁点儿自责和负罪,真爽!
还有,若不是这个机会,以我们目前的经济水平,还不会如此奢侈,一个人在四星酒店连续住上两周。这两周的奢侈,还是澳洲政府买单的。是不是有点儿可遇不可求的感觉?
一听说要酒店隔离两周,大家都抱以同情,连老公都替我卖惨,到处宣传我连房间都出不了跟蹲监狱一样啊。
可实情是:我根本没住够好嘛!
上哪找这么舒服的日子啊。每天睡衣都不用换,脸不洗也行,反正不用见人。饭来张口,爱啥时睡啥时睡,爱睡到几点睡到几点。真正的饭来张口,成天只需要好奇地期待着三餐长啥样。如果这也叫蹲监狱,请给我加刑好嘛?
跟着照片回忆这百年难遇的新体验吧。
飞机即将降落,窗外已是澳洲的景致。第一次坐东方航空,感觉挺好。
无论哪里的国际机场都人影寥寥,在这特殊时期,一切都不再如常。
或许真如所谓未来人预言:2019年是未来人类最怀念的样子。从2020年开始,人类将进入新的阶段。从灵性角度说,越来越多的人类,将从物质追求走上精神追求之路。
我想这未尝不是好事。灾难最重要的积极意义就是:让人们重新认识和思考生而为人的意义。
作为生活白痴,国内航段没买联程,导致国内段托运行李只给一个,自己的东西都带不下,舍弃了一些,又花钱海运了一些。不得不硬着头皮拒绝了朋友托带东西的请求,只答应了一个孩子急用药物的托付(药品无法邮寄,只能靠人背)。因为是中药膏,搞不清里面是否有禁入澳洲的成分,过海关时有点儿担心。还好,尽管我申报了,也没开箱检查。
飞机降落前和落地后都测过体温。顺利过海关后,排队依次接受问询,主要是问身体状况,并告知酒店隔离安排。每人都发了口罩和一堆资料。
出了机场,眼前就是大巴,兵哥哥们热情地接过行李,帮忙往车上装。一车都是同机的同胞。我在机场上厕所耽误了些时间,上车时只剩最前排的座位,也因此,我成为全车第一个登记入住的人。所以后来我发现,我左侧房间住的是别的航班的一个西人姑娘,从我的房间往右则全是同航班的。
我们的隔离酒店是位于悉尼中央火车站附近的福朋喜来登酒店(Four Points by Sheraton Sydney),四星级。相比于那些能眺望悉尼歌剧院的五星酒店来说,这家并不起眼,但对我这个物质要求不高的人来说,足矣。
全程都有大兵们帮忙拿行李,回想自己一路转机加旅行,又背又拖的折腾,终于可以松口气,just relax!
作为全机第一个办理入住的,兵哥哥帮我拿行李去房间开门的一路,都在和我聊天,问我从哪来之类。估计他再带几个人就不会再问这样的问题了吧。
都说澳洲是大农村,一点儿不夸张。市中心的四星酒店,没有浴缸的。不过我不在意,有也不会泡嘛。
我更关心的倒是窗外风景如何,毕竟在这间屋子一住就是14天,我需要时常看看蓝天白云,当然还有人。还好,视野还算开阔,尽管许多建筑看起来破破旧旧的,但能在澳洲看到这么多高楼,就证明是在市中心啦。出了CBD巴掌大的一圈,可就满眼都是一两层的平房喽。
我是个不太讲究物质享受的人,相信自己前世曾经做过修行人,所以从小到大都对吃喝穿戴大房子好车子没有欲望。饮食上喜欢清汤寡水,稍微味厚就嫌腻。工作好几年了才意识到不同车子暗示着不同的身家或地位。至今不认识什么名牌,谁若想穿个名牌在我眼前炫耀,注定会失算,因为我压根不认识啊。
因此我出门住酒店,从来只要求干净安全,反倒不喜欢门面特别富丽堂皇那种。澳洲的酒店,哪怕四星五星的,门面上远不如国内的“体面”。一来直接利用老建筑的多,二来风气不太一样,没那么看重排场面子。
看这房间,在国内恐怕三星的都比这精美吧。但当我躺在床上的时候,就很能体会到它的星级高在哪里了。真的好舒服!很厚实的鹅绒枕头,即柔软蓬松又不失承托力。床垫也是,既软又有承托力。睡觉时好像被360度地裹在棉絮里。我会像孩子一般地想,睡在白云上是不是也这种感觉呢?这两周的睡眠超好,一口气能睡到八九点。
一开电视,我的名字出现在屏幕上,欢迎我的到来。最让我意外的是竟然能收到几个中国电视台,喜欢的中央十套科教频道也在。能在睡前放松地看一会儿喜欢的中文电视,真是太美了。
是的,我承认,看英文的对我来说仍然像听力考试,完全和享受二字不沾边儿。都活了大半辈子了,干嘛和自己过不去。语言不就是个工具嘛,能多会几门当然好,死活学不好也没什么丢人的。试想,我们会笑话生活在中国的老外普通话不好吗?所以何苦先自己和自己叫劲儿?放松,顺其自然,真实地活着就好。
虽然对吃喝兴趣不大,但那是活着不得不做的事,也得关心哈。三餐是这样送的,工作人员推着小车挨门发,只是放在门口的小桌上,然后敲敲门算是告知。我们必须十秒之后才能开门,以避免接触。纸袋子上都贴有我的房号和姓名。
每天的垃圾放在门外,晚上会有人收走。没有房间清洁服务,一周后送来了换洗的床品和浴巾,需要自己动手换。我懒,床品原封不动地奉还。
每次取餐时都会顺眼望一下走廊,靠近电梯的地方真的有工作人员坐着,应该是24小时守着的。杜绝我们迈出自己的房间。
幸亏提前在网上做过功课,有人提醒自带小锅。特地买了这个折叠小锅,一压就折叠起来了。超迷你,只够我一人分量,以后旅游也用得上,可以煮水煮面什么的。
一日三餐以西式快餐为主,基本都是凉的,有时有米饭则是热的。我的胃怕凉,连续吃冷的保准要疼。连大夏天喝水都必须是热的才舒服呢。所以每餐送的瓶装水都用不上,最后走的时候,光水就攒了一大堆。
隔几天给一罐长效牛奶,我基本喝不完。加了微信的同机美眉说她以为每天都会发牛奶,所以第一天就喝光了一罐,那可是一升装的大罐牛奶啊!我大为震惊。你说说,别人都嚷嚷要减肥,我却为无法增肥而苦恼,这食量差距也太大了吧!难怪胖不了,和别人比起来,我简直是超级能源节省者啊。
米粉卷被我热完就毁容了,丑点儿不怕,反正没人看,吃下肚还不都一样。
鸡蛋并不是每天都有,但一来就给了俩。
我的房间朝向不错,每天早上有阳光进来,中午就退走了。简单的桌子,既是餐桌,又是工作台。
每餐都配有纸条,告诉你吃的是啥。或许对本地人来说这是多此一举,可对我来说太有必要啦。我是每次必细看的。一来好奇自己吃的到底是啥,是哪国的特色。二来顺便学习英文,食物的单词简直多不胜数,总是记不住,但每看一次就加深点儿印象嘛。
有一天发现一个陌生单词poppyseed,听着有点儿像puppy,以为和小狗有什么渊源呢。一查竟是罂粟种子。罂粟就是可以制作大麻的植物嘛。在澳洲,将罂粟籽作为调料是合法的。或许以前就吃过这样的蛋糕,只是没注意看过成分表而已。吃起来没啥特别的。
下图是典型的西式早餐。牛奶泡早餐麦片、提子松糕(muffin)、酸奶、水果。
我带了生姜红糖冲剂,在中国时每天喝一杯,加上每天艾灸腹部,消化系统好了很多,而且在中国吃的更合胃口,饭量都大了,所以难得地重了两斤。可惜一回澳洲不到一个月就没了。
刚回澳洲时有点儿不习惯,天天叫苦。感觉生活上真的远不如在中国方便。真心感受,同样的经济条件,在中国可以活得更舒服。懒得做饭有各式各样的送餐上门,出门网约车多得很。
特别是吃的,一来,家附近符合中国胃的餐馆少。二来,就算有也舍不得总在外面吃呀。澳洲人工贵,可没法像在中国那么潇洒。在国内时,我自己下馆子点俩家常菜,根本不怎么考虑钱的事儿。在心里一换算成澳币就觉得什么都便宜。
而且,在澳洲,啥都得自己亲力亲为,像我这种四肢不勤的生活白痴,要不是有老公照顾,早就活不下去了。
前两天老公还调侃我:“老婆,在澳洲这么多年了,你推过垃圾吗?”(在澳洲,每周某一天要把自家的大垃圾桶推到马路边去,市政垃圾车会来倒空。而自家垃圾桶分两三种,桶盖颜色不同,分别装生活垃圾和树枝草叶什么的。)被他这么一问,我还认真想了想,然后如实作答:好像没有噢。别说推了,我连哪个桶装什么都没记住。
不得不承认,在饮食供应上,他们确实尽力了。两周时间里,我几乎吃遍了全世界最流行的快餐,很少重样儿。美式的、欧洲的、澳洲的、中国的、日本的、印度的……每天一个水果、一个小面包,每餐一瓶水、一袋速溶咖啡和茶,常有酸奶、松糕、水果蔬菜沙拉等等。
每餐都拍照,成了隔离期间的重要工作。先上几张我喜欢吃的吧。三文鱼和米饭。相比于肉,我更爱吃鱼。米饭嘛,虽然像一盘散沙,也不挑剔了,总胜过没有啊。每天晚餐都配有甜点,不同口味的蛋糕。最喜欢巧克力的。
我体质寒凉,大多水果又性凉,所以我不常吃水果,一天一个肯定吃不动,临走剩了好些水果带回家。
下面是某次早餐,中间那个鸡蛋糕我爱吃,嫩嫩软软热热的,这才是让胃舒服的好东西啊。
偶尔张望一下对面的楼。没几天就观察清楚了,对面是个独居男人,常常光着上身坐在一个电脑台上忙活。
夕阳西下的静谧与美:
夜里的对面更加清晰,为什么许多人不关窗帘呢。把我们酒店里的人当空气?眼尖的话,你会看到我说的那个光着上身坐在桌前的男人。
有一天突然听到外面的嘈杂声,窗户是封死的,一时没找到声源。发现对面男士也站出阳台观望,顺着他的视线,噢,原来是左边马路上有人示威游行呢。
这时才发现,原来酒店旁边就是悉尼科技大学(UTS)的校楼啊。我这个方向盲,住了这么多天才想起上地图看看自己的位置到底在哪儿。
游行的人真少,还没来得及拍照,队伍就过去了。赶紧和同机的美眉互通消息,下图是她拍到的照片。她的位置更靠近一些。看标语,好像是抗议裁员减薪。
酒店还邀请注册成为啥会员,填个表放在门口,就会送袋爆米花来。我也没管是啥会员,闭着眼把表填了,坐等爆米花。可惜啊,我竟忘了澳洲的爆米花是咸的,我脑海浮现的美味瞬间失落。纳闷,爆米花做成甜的才好吃呀,弄那么咸是想培养高血压么?
他们也是尽心了,发的资料里有各种建议,旨在帮助被隔离人员更好地打发这十四天。下面那张,是十四天倒计时的活动安排建议。
好意心领了,可对我真是多余的。一个从出生起就从没体验过孤独的人,一个特别享受独处的人,区区十四天闭不见人,是享受而非挑战啊。要是能切断手机和外界的通讯更好,那才是真正的独处喽。
隔离期间一共做过两次核酸检测,每天都有护士打电话来询问身体情况。若有任何心理问题,随时可以打电话寻求帮助。
出隔离的前一天,一队人马来访,说是一队,其实就几个。有医生有警官还有啥官员,感觉上阵势不小。按惯例测了体温询问身体状况,然后当场签字颁发了隔离证明之类。还贴心地发了个消毒液和口罩。
我的手腕多了个手环,第二天办退房时要看的。嘱咐我是防水的,可以带着洗澡。最后问了计划离店的时间,是否有人来接,并详细告诉我车子应该停在什么位置。最后不得不补充一句:警官好帅呢,哈哈,原来制服是可以这么提神的。
最后一天,早上睡到九点,早餐是前一晚送来的。吃完就收拾行李。离预计离店时间还差十五分钟,盘腿在床上一坐,正好够持咒一圈佛珠的时间。
来的时候行李自己拿得了,如今多了许多瓶装水,还有吃不完的水果零食,统统带走不能浪费呀。自己拿不动,打电话给前台叫了个行李车上来。
要回家了,很奇怪,并没有想象中的兴奋,人之常情该有的激动,我好像没有。
我不禁对自己说:你真是没心没肺,为啥从不会对什么地方特别留恋。从大连到广州再到澳洲,甚至每一个旅行落脚之地,每个都喜欢,又每个都不留恋。永远都觉得:自己所在之处,就是最幸福的家园。
是的,我是一个可以四海为家的人,一个不需要通过外在形式寄托安全感的人。我,是个怪人!
记录结束。后附几张餐食照片:

(喜欢就转发或点个“在看”吧。)
推荐阅读:
我的自白书1:糊涂的金牛座
我的自白书2:一无是处的老婆
我的自白书3: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儿
我的自白书4:既任性又率性!你知道任性和率性的区别吗?
我的自白书5:抗拒潮流、落伍又顽固
我的自白书6:天不怕地不怕的胆小鬼
我的自白书7(完结篇):人如其文?矛盾体
公众号一周年有感–感谢有你!
我在澳洲的中文学生Sarah–中澳混血儿的精彩人生!
绿皮火车的记忆
晒晒网络给我的财富,让我一次自恋个够!
爸爸,那个可以尽情“欺负”的人
记忆的单车
我这恼人的情人节
中秋,泪光中的思绪,逆境中的圆满!
我的窗(附作者倾情朗读)
结婚纪念日,感恩有你
酒的记忆
海边小妹介绍
海边小妹的海
不太合群的我、享受独处的我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爱上此时的自己!
我这白痴的半仙故事
我的佛缘(真实经历记录,超大信息量)
猜猜我的前世,你的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