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塔文韵 | 文本解读:《故都的秋》文本分析

铁塔语文学刊
题记
1934年8月16日,郁达夫先生在日记中写道,“接人世间社快信,王余杞来信,都系为索稿的事情,王并且还约定于明日来坐索。” 17日,“晨起,为王余杞写了二千字,题名《故都的秋》”随后,一篇经典散文名篇由此诞生且成为了现代散文史上的一座里程碑。作者郁达夫在其中运用了优美的语言,多变的笔法,寄予深刻而又真挚的情感,使它具有独特而深厚的文学价值。
结合着当下最新的高中语文必修教材来看,《故都的秋》是高中语文必修的写景抒情类散文名篇,它被列入高中语文必修上册中的学习任务“第七单元”,而这一单元的任务目的是使学生受到美的熏陶,又能够领会深厚的人文内涵。在此单元下,编者把《故都的秋》选入其中,足以体现这篇文本的重要性,可读性,是帮助学生培育文学素养的范本。语文课程标准中将语文学科核心素养划分“语言建构与运用”“思维发展与提升”“审美鉴 赏与创造”“文化传承与理解”。文本细读应当是带有品味性、琢磨性、推敲性的,是一个由浅入深的过程,读者要通过其中的关键语句一直入侵到作者的灵魂深处。如何充分全面地对《故都的秋》进行文本细读,突破原来浮于表面、固定套路的欣赏解读?我们可以运用孙绍振阅读教学名作细读法所提出的“还原法”和“比较法”。
还原法的核心是将文本中表现出来的事物恢复到本来的样子,揭示事物的矛盾,在研究矛盾的基础上,用联系的观点解读文本。对于这一文本,如果我们从矛盾点入手,则可以发现以下几处矛盾。例如:
扫街的在树影下一阵扫后,灰土上留下来的一条条扫帚的丝纹,看起来既觉得细腻,又觉得清闲,潜意识下并且还觉得有点儿落寞,古人所说的梧桐一叶而天下知秋的遥想,大约也就在这些深沉的地方。
作者郁达夫在这段中写到了“潜意识下并且还觉得有点儿落寞”,这一点儿落寞结合着作者当时的黑暗的被压迫的时代背景来分析,这似乎在暗示着北平这一座古城所遭遇的危机以及作者遭遇的身心的迫害,表达出来的是一种悲凉失落之情,既然是悲凉之情,作者何故自寻感伤,“不远千里,要从杭州赶上青岛,更要从青岛赶上北平来的理由,也不过想饱尝一尝这“秋”,这故都的秋味。”?又为何在下文写出“缓慢悠闲的声调,微叹着互答”这样悠闲美好的场景?这不是稍显矛盾的吗?越是伟大的作家,越是深刻的倾向,往往越是隐蔽,有时,就潜藏在似乎平淡的、并不见得精彩的字句中。我们仔细深究其中的内蕴,知人论世,便可以发现这些矛盾之间的联系。
这是郁达夫于1934年8月创作的散文,在此期间,为躲避国民党的恐怖威胁,举家由上海迁居到杭州,居住近三年,而又从杭州经青岛去北平(今北京),再次饱尝了故都的“秋味”,并写下该文。当时,郁达夫到达北京仅仅只有四天的时间。文章中所透露出的悲凉与孤独之情切切实实地存在于他的人生境遇之中,从家乡被迫走向另一个城市,不免思想苦闷,创作枯竭,无论是事业还是婚姻都岌岌可危。面对着北平这一座城市,北平之秋的“清” “静”和“悲凉”与他形成生命情绪上的默契与对应。因此,我们再一次回头审视上述所提及的矛盾点,以及几乎贯穿着全文的南方的秋与北方的秋的对比,我们可以看到,其实作者的本意并不单单只是“故国”与“故都”的秋的比照,而是两种人生态度:消极与积极的处世态度的纠结和比照,因为北平之秋的“清” “静”和“悲凉”和他悲凉孤寂的人生境遇与生命形态密切联系,因此,相比较而言,他选择的是北平的秋的状态形式。“秋并不是名花,也并不是美酒,那一种半开、半醉的状态,在领略秋的过程上,是不合适的。”我们可以看出,即便自身处于悲凉之中,在书写文章时,郁达夫依旧是不显山露水地表达自己的寂寥失落之感,而是用理性的文笔建构文字。这已然不是单纯的领略秋景了,它联结着作者自身的关于人生态度的意识形态。所以,我们在此之后可以得出结论,“秋天,这北国的秋天,若留得住的话,我愿把寿命的三分之二折去,换得一个三分之一的零头。”这是作者通过故都之秋与南国之秋的对比,代表着两种不同的生命形态与处世态度,而最终,他选择、赞美像故都之秋一样的生命形态。
夏丏尊说:“文本细读就是要引发一种对语言的敏感。”倾听到作者在字里行间的微弱的声音,对文本语言窥斑见豹,那么他的思维就会与作者的思维发生碰撞,从而达到文本细读的较高境界。这就告诉我们,在进行文本分析时,我们应当与作者对话,不但要思考作者想表达的意思,还要思考作者为什么要这样说。达到这一层面的文本分析,就是都突破原来应试教育下阅读理解就问题而给予答案的表层次,单一化理解。我们应当结合自身的阅读经历,运用想象力与作者进行对话,更深层次地思考作者的思路与思想,从而达到思维的发展与提升。
再来,比较法的实质是:发现作者为什么这么写,为什么不那么写。一般情况下,题材同类的作品有现成的可比性,这就为我们进入分析提供了有利条件。因此,在同一任务单元的另一篇现代抒情散文名篇《荷塘月色》可以与《故都的秋》相比较。《荷塘月色》是中国文学家朱自清任教清华大学时所写的一篇散文,以描写荷塘月色美丽的景象,含蓄而又委婉地抒发了不满现实,渴望自由,想超脱现实而又不能的复杂的思想感情,寄托了作者一种向往于未来的政治思想,也寄托了作者对荷塘月色的喜爱之情。在文章中,开篇便提到“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总起了全文“不宁静”的基调,在描绘荷塘月色时,比喻、拟人、通感的运用巧妙而自然,又将淡淡哀愁流露在字里行间。我们不免可以看出,朱自清的语言艺术被人称道的原因,相比较而言,郁达夫在《故都的秋》中的语言显得自然随性。例如,在同样描写景物时:
朱自清:“这时候叶子与花也有一丝的颤动,像闪电般,霎时传过荷塘的那边去了。叶子本是肩并肩密密地挨着,这便宛然有了一道凝碧的波痕。叶子底下是脉脉⑺的流水,遮住了,不能见一些颜色;而叶子却更见风致⑻了。”
郁达夫:“北国的槐树,也是一种能使人联想起秋来的点缀。像花而又不是花的那一种落蕊,早晨起来,会铺得满地。脚踏上去,声音也没有,气味也没有,只能感出一点点极微细极柔软的触觉。”
从上述两句例举中,显然易见,朱自清的散文在构思上是十分讲究的。它艺术魅力也集中地体现在艺术构思方面。而作者郁达夫则侧重于朴实雅素的语言,未曾刻意雕琢,仅以口语化风格拉近与读者的距离,用“亲民化”表述呈现真实场景,北平秋日的深味通过清、静、悲凉得到展现。
从另一个角度来讲,郁达夫在定文章标题时以“故都”的秋为题,我们可以产生疑问:为什么是故都的秋?而不是其他,如北平的秋或者北方的秋之类的标题为题?此时,我们联想到的是另一篇文学作品——《想北平》,两者相比较,我们对于之前的问题便有了答案。北平是作者老舍的故乡,当年身处异地的老舍,在战乱的岁月中,更加思念他挚爱的北平。而这篇《想北平》抒写出了作者对这座文化古城的深情眷恋与思念之情,因此以故乡“北平”为题。同样是抒发深切的眷恋与怀念之情,郁达夫的故乡并不是北平,而是在南方,与老舍表达的眷恋的情感又有所不同。细细品味“故都”二字,故,有历史悠久,年湮代远之感,也有思念故人怀念故乡之情,同时,也有一种繁华退尽,荒凉落寞的意绪。故都,指明描写的地点,不是现代繁华的首都北京,而是有着文化底蕴的文明古都饱含一种深切的眷念以及悲凉之意。《故都的秋》,通过赏秋来悲秋,郁达夫平心静气地寻找秋的趣味,其中的理性多过激情,而这一赏秋是表层,他孤独落寞,积极与消极情绪的纠结是潜藏于心的,这就是文章的深层,这才是《故都的秋》书写秋天的特色。
高中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是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真正的人文精神,是在作品之中的,不是在文本之外的。所以,在进行文本阅读分析时,应当要深入挖掘本文内容及其内涵,结合人物性格与时代背景,才能对文本进行较为全面的解读。把文本中潜在的人文精神分析出来,是语文老师的艰巨任务。
作者 |杨嘉仪
编辑|张明月 刘海宁
审核|马 瑞 李章鑫
分享、在看与点赞
只要你点,我们就是胖友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